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愁愁万年愁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1-8 22: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愁愁万年愁   
      
   
    余影残红,凤仙花败
    时光氤氲万年
    无可企首,不可翘盼
    梦归无宿处,梦醒又万年
    梦里又见花落
    眼前万水流长
    愁愁愁
    愁在天涯何处
    愁肠人,惊回首
    愁在梦影回眸
   
    愁的开篇:
    其实很早就想写关于“愁”的文章,因为很早很早我就开始愁了,愁天下为什么不是我的,说得明白点,天下人愁天下的钱为什么不是他们的,于是在深秋的落叶下我见到一张张映着钱的颜色的脸,我就愁这落下的不是叶子而是钱那该多好!
    钱愁无奈,又不能去抢去偷,所以空愁,在梦里只能流着钱的口水,心绪烦闷,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能将落叶当钱看,站在提款机前希望从里面能冒出个人头来,站在场上唱歌总希望别人能拿钱砸过来,即使痛,痛莫大于钱痛。可一切的一切都会烟破烟灭,一切的一切梦都会醒来,醒来更见多愁,于是便有了下面的文字。
    愁的正文:愁情万年万年万万年。
如何防止白癜风的复发    小L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我正在睡觉,一个梦接一个梦地做,我说小L你睡不着也不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睡不着,我就是世界,代表全世界睡觉的人,你罪不可赦。
    小L声音很急促,结结巴巴说了半天,终于把几个字说完了,小Y住医院了。
    听了顿时我的身体一下子掉进冰窖里,心凉了一半,忙问,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听说,听说是感情方面的事情!
    我急急挂掉电话,随意打扮一下就朝医院赶去,赶到医院病房时,小L已到了,坐在床边缘,守侯着小Y,我悄悄走进去,小Y似乎睡着了,紧眯着双眼,很安静。她脸煞白得吓人,泪痕纵横交错清晰可见,嘴唇也失去往日的红润,白而干涩。
    我跟小L来到走廊上,我焦急地问,到底怎么了?
    我来的时候,她被人送到医院里,哭得跟我泪人似的,我安慰了许久她才睡着了,她说小运把她抛弃了。
    他们俩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吗?
    我也不知道。
    那小云他人呢?
    一直没看见他来,打他电话没人接,手机关机。
    说着说着,忽听见病房有动静,我慌忙跑过去,一进门便见小Y已把窗户打开了,人正往窗户上爬,我急忙冲上去,将她抱住,说,小Y,安静点。
    放开我,放开我。她拼命想挣脱我的手,尖叫地喊着,小L在一旁不知所措,忽跑出去,不白癜风症状一会儿又回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医生。医生给小Y打了一针镇静剂,她才慢慢缓和下来。
    医生说她的情绪极不百癣夏塔热片说明书有介绍服用禁忌吗稳定,若要稳定她这个人,首先得稳定她的情绪。
    我不明白,总觉得医生这句话有点毛病。问,那怎么稳定她的情绪呢?
    解铃还需系铃人。说完转身离去。
    这么复杂!
    小L急的在一旁不停地掉眼泪,我无措地望着小Y,小Y平和地喘着气,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我跟小L。
    小Y,你干嘛那么傻,什么事不能解决,非要这么折磨自己呢?
    小运不要我了,你们怎么不让我去死,我现在很痛苦,生不如死。
    小L在边上哭得更厉害了。
    小Y,如果你还将我当你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我们现在心里也很难过,你要知道,这世上还有许多爱着你的人,如果你选择死的话,那世上爱着你的人怎么办?你能忍心看着他们陪着你痛苦,有这么多人爱你,天大的事你也可以担过去的,况且你的父母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
    求你们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父母,她握着我的手很激动,哭得干涸的眼睛又见清泪滚落。
    我答应你,可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
    许久,她才沉沉地点了点头。
    回家的途中我心情很沉重,在大家的眼里小运是如此地爱着小Y,他怎么会抛弃小Y呢?这令我很不解,我不知拨了多少次小运家的电话一直没人接,他手机也一直关着机,我决定去小运家去看看。
    小运家很富有,他父亲是某银行的行长,可在一年前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去世了,他母亲是某所著名大学的教授。
    我找了许久才找到小运的住宅,眼面前的富宅让我望而却步,我知道他家很有钱,但我不知道他家这么有钱。我来到大门前,重重敲了几下,许久,门才缓缓打开,从里探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脑袋来,见到我,她一下子将我抱住,老泪纵横,哭喊着说,傻孩子,你这段时间都到哪去了,这个时候才回来,你让奶奶我担心死了,哭了许久就要拉我进屋。
    奶奶,我不是小运,我是他的朋友,我是来找他的。
    小运他奶奶听这话,定睛一看,然后又哭起来,这孩子到底到哪去了?
    奶奶,你放心,他可能在外面有点事暂时不能回来,他忙完就会回来的,我到外面帮你找找,联络到了我马上叫他赶回来。
    那真谢谢你了,你一定要帮我联系到他哦,碰见他叫他给家里打个电话也行,让家人知道他还好。他妈妈为了他已经住进医院了,家里人为他都着急死了,我想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唉,这孩子!说完,又哭起来。
    从小运家出来,天已大黑,四周灯火辉煌,映亮整个城市,却留下城市最凄惶的影角。
    我路过昏黄的街灯,穿过繁忙的人群,走过灯火明亮的超市,然后在城市昏暗的角落边我停了下来,我见到一个陌生熟悉的影子。我顿时火冒三丈,冲上前去,一拳对准他的脸就打过去,他摔倒在地,我大声吼道,小运,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抛弃小Y,丢弃家人,你却一个人在外面“”,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我指着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生气地说。
    他挣扎着站起来,借着映衬过来的灯光,我看到他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憔悴,过去的青春不再,过去的掬掬笑容不再。他不理我地徐徐朝前走去,留给我一个苍老无奈绝望的背影。
    我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你还爱小Y,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抛弃她,她现在躺在医院里,无数次地伤心,你母亲为了你也进了医院,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你担心吗?如果你还有点人性的话,你就回去,如果你还把我当成你的朋友的话,我希望我能为你分担点什么,如果你还想继续下去,那随你吧,说完,我朝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没走多远,他叫住了我,我停住了,转过身去,我看见他眼中闪着晶莹的光芒。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他说,我马上回去,但我永不想见小Y,希望你能明白我的难言之隐。我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就因为你是一个我太信任的朋友,而小Y……他顿了顿,继续说,所以我不想把我的痛苦都告诉你们,而让你们一起痛苦,况且谁也帮不了我,小Y以后就麻烦你帮我照顾了。
    既然你还把我当成你信任的朋友,你……不要再为难我了,我是不会说的。说完,他继续朝前走去,消失在城市灯火阑珊处。
    而我面对这个城市很茫然,很无措,面对小运很无助,面对小Y我很无奈,总之的总之,面对这个纵横交错的世界,我寻不着归来归去的路。也许一个朋友最要做的事情就是陪着掉眼泪。我知道小运很爱小Y,他离开小Y一定有他的理由的,要不然,他是不甘落寞于这个喧闹的城市的。
    大概凌晨时分,我正做着一个关于烂漫爱情的梦,小Y打电话过来,她说她想通了,再也不去寻死了,原来爱情这东西是不能勉强的,勉强的爱情是没有好的结果的,她说她还有许多的好朋友和亲人,应该要快乐地生活下去。
    深夜,万籁俱寂。我听到电话那边滴泪的声音和沉重的呼吸声。我说,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那我明天早上就去接你,现在好好休息。
    我睡不着,我很想找个人聊聊。
    于是那晚我就跟她那样聊着,其实也没聊什么,沉默的时间占了大半,而滴眼泪的时间就占了沉默时间的大半。我在这边听得也怪难受的。简单的一“爱”字真是复杂,我想哪个能将“爱”字研究透,那世界一定会给那个人颁一个诺贝尔奖。
    当我真觉得累的时候,天已灰蒙蒙亮,我眼睛胀得痛,我对她说,我现在来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小L,小L一摸起电话就冲着电话那头吼,像头母狮。我好久没睡这么好的觉了,我正做着美梦,破碎了我的梦你陪得起吗?恐怕要你一生去陪。
    我说什么梦,这么贵?
    是,是……懒得跟你讲,这么早有事吗?
    小Y今天出院了,我们去接她,我在楼下等你。
    不一会儿,她就出来了。天已深秋,她穿了一件大风衣,大风衣随风飘荡,长发与风衣共舞。
    我说你今天穿得怎么跟个似的,再配上墨镜就上海滩角色了。
    你管得着吗?她笑着看着我,忽然说,你炼了火眼神功啊,眼睛红得跟什么似的。
    一辆出租车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我拉着她上了车。不一会儿车就到了医院门口,我下来时,小Y已经拿着行李站在门口等我们了,她的眼睛红胀得跟什么似的,她见到我们,挤出一个勉强的笑。
    没事吧,小Y?小L看了看我,看了看小Y。
    有事我还会站在这里等你们吗?她独个儿笑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坐在出租车上,有说有笑,看来小Y真的想开了。
    车在道路上奔驰,忽在一转弯处就停了下来,我感觉奇怪,对司机说,我们不是在这个地方停,你想打劫?
    前面有人经过。
    小Y和小L在后坐正聊得起劲。
    前面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人扶着一个老奶奶正从马路上经过,那个身影让我疙瘩了一下,是小运,正扶着他奶奶徐徐走过马路。
    我转过头望着小Y,小Y还在跟小L侃,没看见前面的小运,我催司机说,快开车,快开车。
    司机把车开动了,但我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车从小运身边驶过的时候,小Y看见了,她收敛起脸上所有的笑容,傻怔地望着小运,当车驶过距小运快一百米的时候,她忽地尖叫着要司机停车。
    车停了,小Y打开车门朝小运方向奔去,我跟小L在她后面跟着,我想这一次,小Y又将陷入感情旋涡,旧病复发了,又将是一场难舍难分的感情纠缠。
    小Y跑到小运面前,呆看了一阵,然后看准了脸给小运两记狠狠的耳光。
    小运他奶奶见了,心痛地怨道,你这女孩子怎么这样,我孙子又没惹着你,你干嘛打我他,一边怨一边问小运有没有事。
    没等我反应过来,小Y又给了他两记耳光,这时,小运他奶奶生气了,说,这女的是不是病了,我去报警去。
    小运很平静地看着小Y,然后露出淡淡一笑,对他奶奶说,奶奶,她认错人了,咱们走吧。
    小运,这几个耳光是我送给你的,咱们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
    小运转过脸去的时候,我又见到他眼角流动着晶莹的东西,在我看来,显得特别令人同情。
    小Y在车上还不住地流泪,她不断地对我跟小L说,我没事,过一会儿就好,放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1-16 01:13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