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冬天的梦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天的梦
      
   
      
    当人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其实故事才刚刚开。     
    上篇
    我和吴江佝偻着背猥地穿过繁华的街道钻进地铁站。地铁作为城市繁华的象征每天吞吐着惊人的匆忙、疲倦的人群,当然其中也不泛像我和吴江一样无所事事的待业青年。
    我捏着地铁票站在月台上,头伸得老长望着地铁开来的方向。吴江闲极无聊地在地铁轨道和月台之间跳来蹦去。望着他跳得起劲的样子我仿佛看到地铁飞快地冲进站来将他撞得老远,又重重地落下,然后将他碾得粉碎。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身冷汗,六月的N城像个大火炉无情地炙烤着每个人的肌肤。我狠狠地擦了把汗思忖着让吴江上来而又不扫了他的雅兴。
    臃肿的地铁像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似的摇摇晃晃地冲进站台。吴江推了推愣愣发呆的我。我机械地跟在他后面挤了上去,只觉得自己一飘一飘的。车厢里弥漫着人肉的味道,毫无立身之所。我一边感叹着中国人口问题的严重性一边随着别人的挪动而忽左忽右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当地铁开动时我在临门的一个角落里安身了。啊,这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站一两个人不嫌挤,更重要的是能将整个车厢置于视力范围之内。我依在车门口的立柱上,手握着面前的横杆扫视整个车厢,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虽然有些人坐着,我却站着,这丝毫不影响我自我欣赏的心情。我迅速地“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考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当我由远到近的将目光回转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这个小小的意外影响了我的一生。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人,我不是那种看到美女就不认识自己的人,那是由于她太漂亮了:一袭白色的短裙映出她娇好的身材,修长的腿更使她显得高贵。我不敢看她的脸,我不希望她也符合吴江那个该死的让人郁闷的规律。我曾和吴江仔细研究过,他说身材好的女人往往脸孔会很吓人,为了批驳他的观点,我拉着他冒着炎热的太阳在川流不息的北京路蹲了三个小时,最后悻悻地摇了摇头说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让他心服口服的例证。从此我留心观察每一个身材优美的女性,希望她们长着令人惊艳的面容,然而,事实一次又一次地将我的希望击得粉碎。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建立希望。她细长的手臂搭在我面前的横杆上,手指幽雅地绕着横杆,可以想见当年女神维纳斯被砍去的手臂也不过如此,这无疑增添了我对她的期望值,也增添了我战胜吴江的信心。造化弄人啊,她老是背对着我,直到地铁到站。在匆匆下车的瞬间我终于得睹芳容,真没让我白心,她真是太完美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想到要怎样形容她的美色才不至于有些人看了就想入非非。我站在车门口死活不肯下车,直到她已经下车,而且已经走远了。我失魂落魄地看着她远去的方向,扯下眼镜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吴江笑咪咪地跑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头说,你小子在干嘛?丢了魂似的。我说,是的,我丢了魂了。他说,是谁?我说,是一个可以证明你的狗屁规律不存在的人。他说,你怎么不喊我。我说,我一激动没想起来。他说,你小子混蛋。他似乎有点相信我了。
    为了证实我的观点的正确性,我几乎每天都拉着吴江去挤地铁,每天都是那个站台。我有种盲目的自信她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吴江心甘情愿地输给我,点头哈腰地请我吃冰激凌。其实我并不是一定要吃那顿冰激凌。一个星期就这样在我的热切盼望中过去了,吴江露出得意的神情,我不屑一顾地跺了他一脚说你走着瞧,似乎我让她出现她就会出现。
    有的时候耐心是很重要的,在第二个星期的第三天,她终于出现了,依旧是一袭短裙,依旧是那样娇美动人。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吴江,他这几天被我折磨得不轻,正倒在座位里打瞌睡。我推醒吴江时他以为地铁到站了,我告诉他她来了时这个混蛋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眼睛贼溜溜地扫视四周,然后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我发现他也在一个劲地揉眼睛。从车站回来,吴江一个劲地甩自己嘴巴子,心悦诚服地请我遍尝新品种冰激凌,吃得我牙齿直打颤,然后,他有一个劲地展开自我批评。此后,我们仍然矢志不渝地天天往地铁站跑,各怀鬼胎。
    在我吃冰激凌吃得牙齿打颤后的一个月,吴江死了。我亲眼目睹,虽然此前我们还在热烈地讨论那个地铁里的短裙。我亲眼看着他被庞大的地铁碾得粉碎,却无能为力。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铁轨和站台之间跳来跳去,一边和我谈论能否遇到那个短裙女孩。突如其来的地铁使他丧失了往日的灵活,他被一下子撞得飞了起来,接着重重落下,被碾得粉碎。我大叫着,追着地铁跑,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我绝望地瘫坐在地上,直到地铁离站,我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吴江……
    故事发展到这里,我不得不交待一下我和吴江的关系。1995年,我和他同时由不同的乡村来到了这个城市。我俩的父亲是同事且关系不错,我们有幸运地被送到同一个学校念高中。三年来我们朝夕相处有如亲兄弟。1998年,我们同时很不幸地高考落榜。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中国现在的教育制度早就断定了我们这些人的悲惨遭遇。谁知道吴江比我还要想得开,在知道成绩后第二天他就像出了笼的小鸟一样到处去瞎逛。他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我父亲说,这俩家伙不是读书的料。我父亲深深地叹了口气。之后,我们整天无所事事到处乱逛。他活泼好动,但为人实诚。他常和我打,但总是输,因为没有把握赢的我从来不打,他就说我狡猾。他常拉我去看时装表演,说那有很多美女不穿胸罩。我总撺掇他去地铁揩漂亮女孩子的油,他说我总是做这些龌龊的事却又每次总和我比谁揩的油多。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出事了,我呆呆地看着铁轨上的血迹,鲜红,鲜红的,直刺入眼。直到警察把我带上车我还没有相信事情已经发生,再也无法挽回了。我指认了尸体,打电话通知了我父亲,因为我不敢拨他家的电话。父亲很快就来了,和吴江的父亲一起。对于吴江的死,父亲认为我要负主要责任,他也因此觉得对不起吴江的父亲,在他面前连头都不好意思抬。我默默地低着头看着他们在一张张写满字的纸上签字,然后领回吴江的尸体   吴江死后,我再也不去地铁站了,我怕看到那凶猛没有人性的地铁,还有那残留着吴江的血迹的铁轨。
    再后来,我去工作了。在一家洁具公司做推销员。工作是吴江的父亲帮我找的。他说本来早就找好了,让吴江去,他不去,他说一定要等你找到工作后他才去,他怕你一个人寂寞无聊。我听完后泪流满面。
    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她   时间总是医治伤口的良药。当吴江的死渐渐远去时,我知道她有个很诗意的姓却很一般的名:筱雨,公司销售部成员之一。我并没有去刻意接近她,我总认为吴江的死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起码是她的美丽惹的祸。她并不介意我的冷漠,总是笑眯眯的和我讨论推销招数。来公司两个月了,凭着我惊人的毅力和不屈的精神,我的销售成绩很是让同事们侧目。我并不是不想和她探讨推销方法,何况这也是个接近她的机会。但是,我打不开那个结。我们就这样不冷不热地相处了半年。我觉得这样挺好,没有了幻想,也没有了激情。
    真正让我了解并接受她是在经历了一场不亚于中国入世谈判的谈话之后。那天她穿着吴江出事之前常穿的短裙,吴江出事后我还没看到她如此打扮,这多少让我觉得有点不自在。她约我在地铁站见面,我本想拒绝,因为我已经好久不去那里了。我不想一遍有一遍的温习伤心往事。但我还是去了,我不想伤害她。
    见到她时她正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看到我,她连忙站起来向我招了招手。我茫然地走过去。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这不是来了吗?
  北京可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她递给我一杯冰激凌,是我喜欢的那种。不过,吴江死后我已经很就都不吃冰激凌了。我怔怔地看了看她,就像当初我第一次看她一样。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地方。
    我点点头。
    你怎么不问我怎么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地方的?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吴江死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的?
    吴江是你的好哥们儿。
    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一起来这里打。
    你怎么知道的?我终于好奇起来,如果说刚才我是出于戏弄她的话。
    你们的打和我有关。
    你以为你是谁啊。臭美。
    你敢说我说的不是事实?
    是的,就算是事实又怎样?
    其实,我早就注意你们了。
    你知道吴江怎么死的吗?
    我知道。
    你知道就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不,你醒醒吧,我知道你和吴江很要好,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啊。
    我一直很清醒。
    是吗?我看你一直在逃避,不敢接受事实。你认为吴江的死和你有很大关系,你背负着沉重的感情包袱。所以你故意冷漠我。
    这和你无关。她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
    殷雪波,你是个懦夫,你以为这样就对得起吴江了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别以为你装出一副很清高的样子就很了不起。
    我不是那种人。我没有想到她的话会使我如此痛苦。难道我真的是在装清高吗?我真的很虚伪吗?我不能原谅我自己。
    你能带我去看看吴江吗?
    你并不认识他呀?
    他认识我啊。
    我无语,我所知道的事实确实如她所说。我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她跟在我后面。
    从墓地回来,我决定辞职。我不能容忍自己虚伪地装清高地活着。父亲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他说,你对得起吴伯吗?我转过身出去了。吴伯的观点很显明,他说,你觉得不好就辞吧。我早就说过吴伯绝对是个好人,只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如果他当时不同意我辞职,而出于礼节我又不好意思离开公司,那么,三年后洁具公司的倒闭同样会使我失业。
    我辞职后不久,筱雨来找我,我并没有在家,这是父亲告诉我的。他老人家告诉我时很开心地露出残缺不全的牙齿。
    从治愈白癜风要多少钱吴江死后我每天都要腾出时间去看他,这并不是说我有多么思念他,我是怕他一个人寂寞无聊。看着墓碑上笑容满面的吴江的照片,我就觉得我们有在一起了,他还是那么开心。筱雨再次来找我时直接来了墓地。我抬起头正好看到她走过来。我站起身背对着她。我说,你来看吴江?她说,不,我来看你。我说,我不是挺好的嘛。她说,你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吗?我说,也不是啊。她说,你为什么辞职?我说,我早就料到你要问这个问题。她说,那好,我问其他问题。我说,行,我不介意。她说,殷雪波,你喜欢我,对吗?我说,你又来臭美。她说,果然不出我所料,你这个家伙就是不敢承认。我说,筱雨,你的玩笑开大了。她说,谁和你开玩笑啊。我说,我不希望在这里和你吵架。她说,我没和你吵架。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我自己的想法。我说,不要胡闹了,回吧。我头也不回地朝回家的方向走去。我以为她会跟上来,然而,她却站在那里。我没有理她继续向前走。她大声叫道,殷雪波,你站住。我说,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啊。给我个理由先。她说,我喜欢你,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我停住了,因为我的脚实在迈不出步伐了,这也许就是我很久以来想要说却没说出口的话,但却让她先说了。我觉得我很不男子汉。她很快赶了上来说,这下你该承认了吧。我说,你开玩笑啊。她说,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太过分了。我说,有点不像。她说,其实在你认识我之前我就认识你了。我说,是吗?她说,是的,是我让吴江把你带去地铁站的,我去挤地铁也就是为了看你。我说,你认识吴江?她说,是啊,是我收买了他。我说,你狠。她说,这下你该服气了吧。我沉默了,是的,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计划成功了。她很高兴地挽着我的手臂说,我说你喜欢我吧还死活不承认。我说,我没有啊。她说,你现在就耍赖啊。我没有再和她抬杠。她一心一意地享受着她成功的喜悦。我们沿着清凉的湖边一直走,走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1-16 01:49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