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b-人间四月--b-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暮春掀开了四月的篇章,记得那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也是发生在这样一个温婉多情的季节。天,明净,地,青绿,人间四月依旧芳菲,只是你与他而今又在哪里?  四月的脚步刚开始行走,细雨便淋湿了清明,那是岁月豁然间分开的阴阳,那是天地顿然间错开的前世今生。你们天上人间,是不是一个夜伴明月,一个独守孤灯?是不是此生再难交际,唯有夜夜托梦相会?  风,一个正直朴实的湘西男子。静,一个如莲清雅的城市女孩。一个是边远山区的乡村语文老师,一个是繁华都市的大三学生。本无瓜葛且隔着千山万水的他们,因各自的文章同时发表在一家晚报的副刊上,彼此欣赏对方的文笔而得以相知,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长达两年的时光里,他们从未谋面,只是通过网络视频看见过对方。风喜欢静的文静端庄,静喜欢风的善良淳朴,两人更是为对方的文采惺惺相惜。虽不能面对面的交谈,隔着荧屏的倾吐,共同的话题和爱好,也把相隔千里之外的两颗心紧紧地拉在了一起。  他们的文章从此有了爱与思念的主题,他们的心从此有了期待和皈依,更有了无时不刻的深深牵挂。他们为对方碾尽一池墨香,他们誓言要牵手走过今生。风告诉静,他所在的村落是一个古老的苗寨,山水秀丽,民风淳朴,景色怡人。一座座青山,一道道梯田,还有一群可爱天真的孩子。静听了,心驰神往,城市呆久了,风所在的山区,正是她想要去往的地方。于是,情到深处之时,他们终于不能忍受思念的煎熬,相约在温软静美的四月见面。  那是三年前一个阳光沐浴的人间四月,连风都带着欢歌,连花都开着笑脸。  静从长沙启程,坐上开往湘西的列车,风也早早的赶往县城去等候千里而来的静。等待和到来的一路,他们打着电话,发着短信,通报着行程,憧憬着见面时的喜悦之情。这一路好长,长过世间所有的路,这一路又好短,短到两颗心只隔着一朵花的距离。  静下火车后,又转上去往县城的班车,到了县城已是午时。在车窗里,静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焦急等待着的风,而风也看见了向他挥手示意的静。下得车来,静一下子就扑在风的怀里。风有些腼腆,羞得不知所措之间,坦然将静紧紧地抱在怀里。没有陌生和拘谨,他们像已经认识很多年的恋人,前世就已经相爱过,在今生重新找寻到彼此。一如荧屏中的容颜,一如电波中的声音,他们心底坦荡的接纳着虚幻转变成的现实。  简单吃了些东西,他们拉着彼此的手,登上去往苗乡的车。一路上,风都在为北京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电话静讲解着窗外的风景,讲述着湘西苗民那些神秘的传奇,还有他那些可爱纯真的学生。风说他的那些学生都是些留守孩儿童白癜风怎么治好子,父母都在很远的城市打工,而这些孩子们从未刘云涛做客CCTV品牌影响力走出山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好奇和向往,希望静可以给他们讲讲外面世界的精彩。静偎依着风,静静地听着,望着窗外的风景,她突然对风说,将来我一定陪着你一起教那些孩子!风听后,眼神充满着幸福与爱怜,没有激动的表白,只是把静的身子楼得更紧了,生怕会失去一样。  车到镇上停下,他们还得坐上农用车赶往风所在的苗寨。那农用车破旧简陋,连个蓬都没,好像已经开了很多年,静哪坐过这样的车啊,不禁神色有些害怕。风笑着安慰她,说这是苗民进山出山的唯一交通工具,虽看起来不好使但还安全。风让静坐在自己里面,他坐在车厢的边位上,一手拉着静的手,一手扶着车架。陆陆续续坐上了八九个村民,车在崎岖蜿蜒的山道上吱吱呀呀的开动了。沿途风景太美了,人间四月天,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一田一田的油菜花在春风中摇曳,潺潺的涧泉顺着山坡流下来。静的害怕很快被这苗乡的景色所湮灭了,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空气的芬芳。  车拐了个弯中科白癜风看皮肤病更专业,前方是一段崎岖不平的险路,山道右边是不见天的大山峭壁,山道左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静不由得又紧张起来,身子贴近了风。风紧紧拉着她的手,示意她别害怕。车艰难的爬上一个陡坡,向下去的时候,只听到车身猛地抖动了几下,然后就是司机惊恐的叫声:跳车,跳车,刹车坏了,快快快,刹不住了顿时,车厢里一片混乱,哭喊声打破了山野间的静寂,静的脑子一片空白,失去控制的车拐向悬崖,就在刹那间,她感觉风有力的手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静迷迷糊糊地醒来时,眼睛朦胧的看到一片白,耳旁有声音在喊:醒了一个,女伢崽醒了!静觉得浑身无力,嘴唇起开一个风字,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再度醒来,静终于看清了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窗外黑漆,无星无月,唯有灯光的微亮照在窗台上。她下意识地摸摸身边,空空如也,脑子里慢慢恢复发生过的事。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到:风,风,我的风呢瞬间,大颗大颗的泪水夺眶而出。  那时人间四月,芳菲正盛,漫山散发着绿意,遍野释放着温馨。
静在医院足足躺了一月,出院之后,她执意来到那个出事的地方静默,手中拿着一束亲自折采的油菜花,对着悬崖下面歇斯底里地呼唤着风的名字。那下面躺着因救她而来不及逃生的风,那下面躺着一个满身血迹面目全非的恋人,那下面埋葬着她与他的梦想,那下面有一缕不死的灵魂永生飘荡。  风,你在哪呀,回来吧!风,你怎能丢下我一个人在世上孤零零地活着?下面那么黑,你一个人上路和我和你的亲人打过招呼没?你此去多久,归期何时?你能否化成流星于一个人间四月的夜晚划破天际,好让我来寻你时不会迷路?  山谷静寂无声,只有静洒下的油菜花瓣瓣飘舞,只有静那无助凄凉的哭声在空空的悬崖里回荡,缥缈。  静来到风所在的学校,那一帮痛失老师的孩子列队等待着她的到来,他们穿着苗族的盛装,每一张稚嫩的脸庞挂着颗颗晶莹的泪珠。静的泪又一次奔涌而出,她知道自己再也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群孩子,她要接过风手中的教鞭,完成风的遗愿,把知识和外面的世界教给他们。  当又一个人间四月的到来,那大山深处的苗乡校园里一面鲜红的国旗正迎风飘扬,一位女教师带着学生们正朗读着一首诗: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  你是四月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散文编辑:可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1-16 01:50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