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偷走你的心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走你的心
      
   
    我是一个孤儿,我叫安然,流浪于这个繁华的城市之中.为了活着无所不偷。名字是自己起的,为了保佑每次都能安全脱身,安然无恙。
    但有时也不是那么管用,这一次差点被突然回来的主人发现,从三楼往下跳的时候,险些送了小命。不过应该感谢一个人,他救了我,当我痛得在楼下暂时动不了的时候,他以为是我是忘带了钥匙,爬窗户掉了下来,所以又把我背上了楼,还替我上了跌打的药,使我幸运的躲过了那次劫难,他叫姜诚明,是一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天呀,医生也有长这么帅的吗?整张脸除了显得健康生动外,一双大眼睛,就象两个黑宝石,隐隐有宝光流动,深邃无匹。 但如果他发现自己救的原来是一个小偷的话,会不会感到后悔呢,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怪吧。
    我在想,姜诚明这个心里医生当的真是有点失败,竟然只顾着揉脚,一点也没发现我的心里活动。不管怎样庆幸自己长着一张可以骗人的脸。我是美丽的,这是骄傲的。但身份是可耻的。
    看着他为自己擦着药水揉着脚,我感觉到了一种久违了的温暖,是一种家的味道,可是这会属于我吗?永远不要妄想。雄哥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这是我这辈子注定的命,如果不偷钱就只有卖身,我宁愿选择前者。这么好的男人,我配不起。
    我们只是两枚飘飞的落叶,划过的曲线偶尔相交又匆匆分离,人生就是这样,每天都会有许多美丽的邂逅,引发出许许多多的柔情蜜意,真正能把握的又有多少?
    自从腿伤之后,这是我第一次重旧业,雄哥在不停的催我,是该给他钱的时候了,我把目标定在这座地点偏远的二层私人别墅.据观察这里住着一对夫妻可是经常的不在家.有一个钟点工人.也是到了固定的时间才来一次.正合我意,我喜欢偷有钱人.他们的钱一般来路不正,就算被拿走一些,对他们也是九牛一毛.何况被偷以后,多数都不会太张扬.
    终于等到那个计时工走后.爬上二楼的阳台,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准备大干一笔的时候.我被惊呆了.或者具体的说是被吓傻了.我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子正在用刀切自己的手指.手指已经被切断了.在不停的流着血.而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接下来更让人吃惊的是.小女孩把切下来的手指又切成了好多个一小块.更可怕的是她竟然往嘴里放.她在干嘛?天啊!她把自己的手指给吃了.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她为什么要自残?我感觉到胃里有东西在不断的往上涌.差点要吐了.当我发出干呕声音的时候,那个小女孩注意到了我,手举着刀,嘴边沾满了鲜血,她冲着我微笑.那种恐惧,比偷东西怕被人发现还心惊胆战.
    可是她却稚气的问我,为什么不走门?是仙女吗?。为什么从窗户进来.
    这孩子虽然另人感到恐怖,但是依然很天真。算了,管她有什么病,我心里想着,不能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于是便哄她道,是啊,姐姐是个仙女啊,是天上的神仙让姐姐来帮助你的,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只要告诉姐姐你家的钱都放在哪里?姐姐就会让你变得开心的。
    她非常认真的想了想。真的吗?我有很多不开心,小朋友们都叫我神经病,可是我叫莹莹啊,他们都不理我。神仙姐姐,你能让我不要成为神经病吗?”
    当她扬起当张沾着血的小脸,用童真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把她当作一个病孩子可怜,还是把她当作一个小恶魔对待。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我多了太多的同情心,听她这么说,我甚至都要把我来这应该做的事忘记了。我更关心的是,她的手还在不停的流着血,我应该送她到医院去。可是如果她的父母发现是我送她到医院去,我该怎么解释,那不是自己往口上撞吗?
    但她举起小手冲我喃喃的说着,姐姐,我的手好疼的时候,我已经顾不到青少年癫痫患者饮食方面都需要注意哪些问题被抓到的问题了.
    她的小脸惨白,似乎就要晕过去了。不要怕,有姐姐在,有姐姐你的手再也不会疼了。抱起她往医院跑去......
    医生对我说,这个孩子的手指是永远也不可能接上了,因为大部分已经被她吞到肚子里了,而且这个孩子有严重的自闭倾向,当家长的应该多注意一下,提早治疗。医生告诉我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一个这样漂亮的小女孩却注定这辈子是残缺的。走进病房,看见小小的她躺在那里,好像是睡着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花,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这样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拥有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吗?怎么会自闭呢?这都要怪她的父母,为什么要把小孩一个人锁在家里呢,为什么不多给孩子一些关爱呢?就像我的父母为什么要生下我,却又不要我,让我成为一个孤儿在这个城市里过着痛苦的生活。
    眼泪流了下来,有多长时间我都没有哭过了,今天竟然为一个陌生的小孩而哭,是证明我还有良心?真是可笑,最其码她比我幸福多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有父母,我呢?谁又来管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还是多为自己心吧,今天我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没有偷她家里的钱,反倒把自己的钱拿了出来,看来我得多偷几家才能把这个损失找回来。想到这里我决定马上离开,上海杨浦区中医院等小女孩的家长赶到医院来,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呢。我正想开溜。
    耳边响起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你要上哪?我想找你谈一下孩子的治疗问题。”
    孩子的治疗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不想管。我转过身去,刚想大声地告诉他,我可不是孩子的家长哦。可是嘴是张大了,话却并没有说出口,他竟然是姜诚明。
    真的好巧,他也认出了我,脸上有着相隔多年重逢般的喜悦。
    我的大脑暂时空白,无法控制的跟着他往办公室走去。
    “我们初步怀疑她是自闭症。”他表情严肃的说道。 “什么自闭症?怎么会得自闭症呢?”我疑惑的问着,心里不禁感叹,孩子还这么小,唉!
    “儿童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组以交流语言障碍和行为异常为特征的发育障碍性疾病。其发病率呈现显著上升趋势。儿童自闭症是一种较为严重的儿童发育障碍性疾病,属于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其特往表现为社会交往障碍。不能与他人(包括父母)建立正常的社会交往,言语发育障碍,有独特的兴趣对象,过份依赖某物或某人等等。患病率已达到千分之二,这个数字显示我们已经不能不重视这个问题了,我想这跟你们做家长的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是呀,跟做家人的密不可分有关系,可她家长在哪里啊?”正在想着,冲进来一个护士,对姜诚明说,医生,六号床的病人哭闹的特别历害,请你过去看一下吧。是莹莹,我第一个冲到病房。看见莹莹哭的正历害。而且手指又开始流血。“莹莹,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她可怜兮兮的说,姐姐,你不要离开我,我以为你走了,再也不要我了。
    说完就搂住我的脖子不放。包扎过后,折腾了半天的莹莹终于含着眼泪累得睡着了。可是小手却依然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这个孩子看得出真的很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啊,我该怎么办呢?
    我和姜诚明走在医院的长廊里,他问我跟莹莹是什么关系,我脱口而出,我是莹莹的姐姐,这可红皮病白癜风对患者有哪些损害呢真是一个大谎言。
    我有什么命能生在这种富贵的家庭。姜诚明的眼神像X光,不停的在我心里,思想里探索着。我想我的脸一定是红了。
    他希望我能配合他治好莹莹,因为患自闭症的儿童社交缺陷是其核心症状。有的患儿早期就表现避免与他人目光接触,缺少面部表情;有的患儿拒绝别人拥抱,对父母离开无明显依恋,对回来也无愉快表示。对亲人的呼唤常常无反应,与人接触极少采取主动,对人态度冷淡,遇到痛苦或烦恼也不会向亲人流露以寻求帮助。当别人有意碰他或拉他,则主动躲开或挣脱逃走。当自己想要某一物品或食品时会拉着父母的手前往物品的地方,一旦拿到后则不再理人。但莹莹对我是极为亲切的,所以姜诚明认为只要有我在,莹莹的病一定会治好。
    能看得出,他是极其爱孩子的,不仅是医生的角度才说这番话的,面对他那份真诚,我无法不应该他。可是我呢?我要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种种问题......
    莹莹已经住院五天了,可她的父母还是没有出现,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家人,孩子丢了就没人发现吗?她的手伤是没有大碍了。但是心理的治疗还是需要很长时间。这笔费用是非常昂贵的,也是我无法承担的。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我只是一个小偷,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在街头的小偷,不是雷峰。更不是神仙。面对这些我动摇了,为了南昌白癜风医院怎么走莹莹,我已经尽力了。我决定离开这个医院。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吧。能感觉到姜诚明对我的好感,但对他而言,我只能是他的恶梦,姜诚明他有良好的家庭背景,高学历,一份好的职业,对我而言他永远也只能是我的一个不愿醒的美梦。
    离开医院以后,茫然的走在大街上,看着车来车往,我的思绪是混乱的,是呀,难道我就要做一辈子贼吗?这就是我的人生?如果上天给了我生命,就应该来负责我的生活啊。天啊,我要改变。下雨了,雨点打在我的脸上,我抬头看着天,你是在为我哭吗?人们纷纷奔向可以避雨的地方,只有我迎着雨水跑向天桥,冲着天空高喊,我要改变!要改变!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
    时间是过去了,可我的心还是在想念莹莹,想知道她的病情怎么样?没有我,她肯接受治疗吗?她的家长来了吗?好多疑问折磨着我,我终于还是禁不住去看了一眼莹莹
    我只想透过窗子看看她就好,可是她一眼就发现了我,高喊着安然姐姐,向我奔了过来,显然她过的不好,她瘦了,我何尝不是呢。我也思念着她。在我怀里她不停的问我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来看她。姜诚明的声音出现在耳畔,他对我说,莹莹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我看着他,有一种冲动,我想要告诉他,我永远都不离开你们,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们,我是个小偷,见不得光的小偷。知道了这些,你们还会在乎我去了哪里吗?还会要我不离开你们吗?我不敢。
    莹莹的妈妈,帮我当成了莹莹的恩人,并没有具体的盘问我,这让我感到一种轻松。她执意让我住到她们家,莹莹的病有些好转了,所以我无法不答应她的要求,我希望莹莹快点好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生活安逸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我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不像是小偷了,以前没有机会看的书,在莹莹家的那个大书房,通通得到满足。这简直是天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1-14 21:46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