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黑夜里的行走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汽车离开巩乃斯林场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一点半。一进入山谷,手机的信号全部消失,为了让它省电,不要因无谓的搜索而浪费电量,我关了手机。一路前行,左边山坡上是零散的千年胡杨,三三二二落寞地站立在阳坡的不同高度;而阴坡的松柏则显得郁郁葱葱,墨绿苍翠,给人以厚重的感觉和沉甸甸的心灵承受。

  快2点的时候,汽车在一排小饭馆前面停下。几家主人均热情地出来相邀,“来来来,进来坐,吃啥呢?炒面拌面啥都有。”由于我们一行人多,为了节省时间,分两批进入两家饭馆就坐。透过窗户向外看,只见一条叉路直上山坡,听旁边的人说,这是直通克拉玛依的路。己经吃好了饭,用牙签正在逍遥地剔着牙的是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皮肤黝黑的维族司机。看不出他的准确年龄,大概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吧。见我们寻问大坂的路况,他很热心地介绍:“好着呢,我昨天刚从库尔勒拉了一车香梨过来,今天拉了一车牛回去呢!”听了他的话,我们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再也不用考虑路途受阻不能前行而要返回的扫兴了。拉条子一端上来,男士们马上停止闲聊的话题,埋下头呼噜呼噜地吃起来,而女士们却显得有点挑剔,过粗的面条,吃不动的肉片,挑出来放在桌上,最终没吃几口就停下了筷子。“多吃点,晚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呢!”有人劝说。而女士们却没有改变主意,只顾出了饭馆站在车子旁边看风景。

白癜风早期会自己好不请问
  2点半的时候,汽车又一次上路,看到了零公里的路牌。左边前行便是通向库尔勒,而向右的那条路则通往南疆库车县,至此开始我们便正式踏上简易国防公路。汽车沿着盘山道一路向上,本想三辆车一前一后行驶,为是有个相互照应。而那辆一路上老是跟在后边的北京213,此时耍起了威风,一会儿就没了影子,转眼又出现在头顶上的另一条山道,好象非要做出什么壮举给我们瞧一样。每个转弯处路边的水泥柱子上,都有如网状的黑色布幔拦着,是为了挡风呢,还是为了挡住被狂风刮起的碎石敲坏车玻璃?思索良久终不能得出准确答案。透过网状的缝隙,可以看到刚才走过的路已在脚下,行驶在上面的车显得那么小,有点头晕,可能是恐高症吧,我在心里笑自己胆小鬼,然后快速转过头,向上望远处的山顶。山顶上斑驳的雪迹清晰可见,云洁白而蓬松,一朵一朵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图案,如羊在吃草;如白鹅戏水;或如牧童归家;如狂犬吠日真是奇幻美妙。若不是路边的野草已成衰景,在冷风中顺风向低下了头弯了身躯,提示我秋日的来临,那雪景道让我有了冰雪融化春天来临的错觉。

  站在大坂顶上,已是4:20。一边是连绵起伏的山,转过头就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绿色地毯式的草原美景已被有了明显凉意的风,不知在何时漂成了苍茫白色,尤如我那不知不觉失去的青春,草原的绿色已消失的了无踪迹。尽管是金秋十月,但冬天才有的雪景却在毫无防备的心里状态下,以极快的速度近距离地入侵了我的眼帘,让人真切体会时光飞逝的无奈。往前行正遇上修路,一会儿上路,不久又要下了路基,反反复复无数次,不得已时还要下来推车,真是狼狈不堪。

  前面贩牛的大车一会儿被我们落在后边,一会儿又超过了我们,从旁边经过时,车上散发出浓烈刺鼻的臊臭味。修路的工人已经裹上了厚厚的军绿色大衣,三三二二地在路上或铲或挖。路况愈来愈糟,桑塔那在这样的路上行驶,如飘在水中的船,一上一下不停地晃,人很快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照一小时20多公里的速度计算,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目的地?我心想。

  一路上除了空中架设的电线陪着我们无休止地向前外,还有时不时会看到“保护光缆”的字迹。当汽车右转进入一片峡谷地带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路边的石头是奇形怪状,如天外飞来的异物,白白的朦胧如一群放大了的羊,或坐或卧;或走或停,真是憨态十足各具形态。再前行石头是越来越大,显得凌乱而少了章法,从山坡向上延伸到山顶,如古战场上经过浴血奋战后正在休整的士兵,山顶那个如坐椅形状的石堆,被我想象成诸葛孔明正坐在那儿,在士兵休整之时,不紧不慢地手摇羽扇,眼望前方正在运筹帷幄呢!

  忽隐忽现的星星出现在不远的天边,我们如同穿行在无边无际黑暗的河道,手一伸出窗外,就可以真真切切地触摸到夜的寒冷。长途坐车的累,再加上一成不变的风景让人也有所乏味,先是女士们有点不耐烦了,一个个拿出手机,看着没有信号的屏幕,痴痴发呆,希望有奇迹出现,或是听到清脆的铃声响起,或者听到短信的提示音。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要是平常时间该是在家坐在沙发上,美滋滋地颀赏电视连续剧了!看着昏黄灯光里飞扬的尘土,想着经过路上还在辛苦的筑路工人,他们在付出艰苦的体力劳动时,正在抵御着多么巨大身体疲惫的折磨呢!而我们这些所谓的文人虽然没有强度很高的体力耗费,但面对生活、工作等等却时常感到不堪重负,是想的太多么?什么事都要考虑周全,做到滴水不漏才是极致?两者相比熟优熟劣,相信不同的人在不同地方、不同时间、不同心情下均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人要能活的简单一些该多好呀!然而现实总如滚滚洪流夹泥带沙,在你不提防时把你打翻在地,容不得你细思量,也不给你有喘息的机会,到那时你才真正能体会到现实的残酷和无情!

  生活不是电脑硬盘,不行可以全部格式化,重新开始;或者关闭一个窗口,打开另一个新的开始。快乐与忧愁如同棋盘上明争暗斗的黑白两子,忽而黑子占了上锋,忽而白子占了优势,在不停地角色变幻中体会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当结局突然间波动尘埃落定的时候,你却不知所措,心灵一下子如掏空了一样失落。此时才真正体会到人生输赢的结局故然重要,但人为结局所不懈努力而付出的过程占居了太多的时光,还有为之哭过笑过的难忘心情,只有它才让我们的人生不断厚重起来。

  人往往在黑夜里才能真正地面对自己,同灵魂深处那个真实的自我对话。通过对往事的回忆中寻找一些久违了的感觉,也从自己平日里的言行审视中,得到一些人生事物合理存在与否的启示与思考,不断地修正自己,使自己慢慢成熟起来。

  这样的黑夜中我不至一次地走过,但都是和大人一起,父母会把我的小手放进他们宽大的手掌心。我能感觉到父亲手掌上的老茧,硬硬的。

  记得有一年,在春暧花开的日子里,由于贪玩,去摘崖顶上的柿子花,用弱小的身躯与粗大的树枝较量,结果淡黄色的花没摘到,却被树枝用力挑到了崖下。挨着崖底是一个现在看来不大也不深的小水渠,结果是一条腿下去了,另一条腿担在了渠边,一个半劈叉的姿式,左腿立即没有了力量,站也站不起来。第二天,父亲早早就背着我步行了几十公里的路去地区医院看骨科,得到的结论是:脚踝已经断裂,没法接好!我爬在父亲背上返回的时候,已是满天星斗,只是那夜的月光很亮!我一直看着地上父亲背着我的身影一长一短地不停向前移动。

  “月儿,长大后爸爸老了,你也这样背爸爸吗?”父亲问我。

  “当然了。可是我能背动你么?”心想我这么小的个子能行吗?我很是疑惑。

  “你也会长大呀!”父亲故着轻松地说。

  “可是我的腿能好么?”我有点伤心。

  “会的,一定会的!”父亲安慰我一句后,什么话也不说了。当时我无法体会父亲在沉默之后,心里的担忧和不安。不一会儿功夫便在父亲的背上睡着了。

  后来我的腿被邻村一个土郎中治好了。他没有打石膏,只是让父亲用木板夹住固定好,隔些日子去他那里换一次药膏,是经过了四个月还是半年的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不久我的腿彻底痊愈,又可以活蹦乱跳同小姐妹们到处疯了。

  人常说:父母给儿女的爱是最无私的,不求回报的。然而当我们如小鸟一样展翅高飞后,可曾留意过他们失落的双眸,体会过他们一年一年盼望儿女归家望穿秋水的心情?就算你能感受,但现实生活总不能事事你愿,有太多的无奈,容不得你过多思考,岁月就从身后推着你匆匆上路,不管你是否愿意前行,还是停下来想看一看路边的风景。

  那块“前方修路,请走便道。”的牌子看了不下二三十个,真是乏味之极!远处原以为是小镇的灯光,结果要么是迎面而先到北京哪里看白癜风比较好来的跑长途运输的大车车灯,要么是修路工人加班加点的照明。美梦多次破灭后数年的白癜风将如何影响我的人生轨迹,心情也变得麻木起来,既然不知道前方有多远,那就这样晃着吧!

  当男同事们嚷着肚子饿地没法忍受时,女士们也已饥肠碌碌了。当时已是夜里11:00。汽车终于缓缓靠着路边停下,有人急忙打开后备厢,迫不急待地拿出里面的矿泉水、咸菜和馕,也顾不上洗手,一个个就如饿狼一样大嚼大咽起来,以尽快安慰叫了很久的胃。

  解决好了肚子问题,再次上路后,大家的心情变得平静,没有了先前的烦燥,那辆213恐怕已经到了吧?大家在做着各种猜想,要么可能在前方等我们呢!

  两边黑色的如巨人般高大的山的轮廓,绵延不断地伸向远方,我想着:山消失的地方可能就是我们要到达的小镇吧。手机依然没有信号,有人偶尔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以打发难耐的等待的无聊时光。

  山坡上有了灯火,慢慢也看到了房子,手机一下子嘟嘟嘟地叫起来,好几个短信来了,手机有了信号,女士们高兴地喊出了声。那个叫巴轮台的和静县的一个小镇,终于在我们盼望了近十个小时,千呼万唤后以猝不提防的姿态姗姗来迟,欣喜的心情难以言表。

  车子徐徐进入小镇,我们如凯旋归来的战士。远远就看到那辆213停在路边,车上的人们正以亲切的微笑迎接我们,住处他们已安排好了,只等待我们的快点到达,好共进午夜时分的晚餐!走进对面一家回族饭馆坐定,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指向12:30,也就是说从零距离处到这个小镇187多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近十个小时,平均时速还不到20公里的路,要是和骑马的牧民赛跑,那个赢还真说不准!世界上又有多少未知数和难以捉摸的事在我们毫无知觉的时候就发生了呢?生活中充满着瞬息万变的定数,没有绝对的可能性,只要我们真正为之努力过才好!

  这就是去年十月我的一次从伊犁到库尔勒的艰难旅行,从此那个叫巴轮台的小镇连同那次黑夜里的行走永远留在了我记忆的深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9-20 13:48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