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疯子的故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疯子的故事
  

  疯子的故事

  ——东坡小女

  

  

  上次回家探亲闲聊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李家湾的疯子死掉了。死在那条宽宽的马路边,赤条条的,浑身血污,也无人来管,后来被几个好心的老人用土埋了。

   我这才想起走进村子时,那片荒地上隆起的一个小土堆。那竟是坟!当年那个活生生的疯子,自称“天下无敌手”的疯子死了,被压缩成了那么短短的一行。那疯子大抵姓张,是老人娘娘们从她嘴里问出来的。她本不是从来就疯的。听人说,疯子还是姑娘的时候,生得模样端庄,又勤劳肯干。无奈在她十八岁年纪上,她爹生了一场大病,任凭什么都医治不好,眼看着瘦了,日子一天哀比一天。一天,她娘请来了个算命的瞎子。那瞎子巧舌如簧地说了一大通,什么吉日,什么冲命,头头是道。她娘本迷信的,看瞎子正说在点子上,心里也有了几分主意。后又抽了一回签,瞎子一摸,叹道,不好,是一根下下签。她娘唬得不行,忙问怎么办?瞎子掐指一算,说办法倒有。您闺女的八字跟您那位犯着了,须把您闺女嫁了才能好得了这场病,一为避灾,一为来喜。后来提亲的人倒是不少,只是她死活不肯。她娘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也大了,该嫁了。这个家不能没有你爹呀,你兄弟都还没娶媳妇,你就选一家条件好的罢!”她却说:“那些人我都看不上。”她娘最后几近求她了,她也就沉默不说话。

   她爹的病越来越重,最后饭都不能吃了。邻居老人说恐怕寿辰快尽了,得办理后事。乡亲们纷纷指责她铁石心肠,良心被狗吃了。她娘也沉默寡言起来,不搭理她。厨房里烧火也是从她手里拿过火钳,自个儿夹柴火,红红的火光映出的是一张冰冷的脸。她也默默走开。从此,她也不吃饭了。

   一日,她娘给她爹喂粥,看着她爹把送进嘴里的稀饭都吐了出来,撒得满脸满衣服,她娘号啕大哭起来。

   “我造孽啊,养了你这个克星,没心没肝的。你这老头子,为什么不快点闭气,死了算了?”她从房里出来,眼圈红红的,说:“娘,我选汪家。爹,我对不起你。”“不要你的情!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横竖我就是一死,我当我没养你,没有你这个女儿!”她爹竭尽全力抬起头叫出声来,说完了,闭上眼头转向里侧。

   她一怔,然后木木地进了屋。

   过了两天,她就嫁了,也没办酒席,对方拿了满堂的聘礼来。新郎不是汪家的,是李家的,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子,又聋又哑,快三十了。

   她嫁出去了,她爹的病却也没好,没半个月,就去世了。人们纷纷骂她,说她把自家爹害了个半死,怕遭雷劈,才赶紧儿嫁人的,前世定是个狐狸精,害人的狐狸精。她家兄弟也当着众人的面发誓不让她回娘家。

   她也就木木的,不说话,任凭别人怎样指点怎样笑话。每逢要路过她娘家时,她总是停在远处望,想极力搜寻到什么,除了匆忙的背影,凉的面孔什么都没有了。走近了,便低下头,匆匆过了。再到不远处,便又停下来回头望。最后终于含泪走了。

   聋哑丈夫也是不说话的,但会“啊啊啊啊”大叫个不停,指挥她做这做那。有时,她领会不出他“说”什么,或是做得慢了,便会遭到一顿打——聋哑丈夫霸道得很,脾气盛得满几箩筐。她自始至终都不说一句话,只是看着聋哑丈夫,然后木木的做事。她家婆婆便骂,别人家媳妇都乖巧着,为何我们家那个整天一张死人脸?我们家有冤气啊?要她来伸啊?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彩礼,娶了个不中用的!

   她做着事似乎没听见这番话。

   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婆婆虽然骂她,但没让她做多少事了。她会偶然向婆婆说要吃点什么,婆婆也会兴高采烈地去买。只是聋哑丈夫似乎有一股傻劲,经常打她骂她。婆婆便骂她儿子,你小心打着你儿子,我要你的憨龟命!她在一旁,微低着头,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抓着椅把。她的腿生疼,被聋哑丈夫用椅子狠狠地砸了一下。

   夏天,雨水多了,河里的水漫过了田埂,眼看着一年的稻谷就要毁了。她拿了把铁锹,挺着个大肚子去挖田埂。聋哑丈夫跟在她后面,手里拿着几根钓竿,傻傻地笑。她一锹一锹地挖食此些物助你缓和下这病,聋哑丈夫拿着钓竿这里站一下,那里蹲一下,时不时发出“啊啊”的叫声。她挖几锹,就抬头看一下,见那聋哑丈夫还蹲在水边,又弯下腰去挖。她感觉很热很累了,便招呼聋哑丈夫回去。聋哑丈夫不理她。她又站了一阵子,慢慢地回去了。日头都落了,聋哑丈夫还未回来。她猛地一惊,又呆了一阵子,醒悟过来,便急急地叫唤婆婆。她似乎不会说话了,只“啊啊”了两声,跑向河边。

   尸体捞上来时,月亮已经上升了。围观的人走了一批又来了 一批。她站在一边,木木的,没有哭。那尸体胀得跟水牛一般,全身发青。婆婆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天抢地。

   “我的儿啊,你死得好惨啊,哪个害死你的?你跟我说!我这就索命去!”“我的儿啊,哪个嫌你聋啊,哪个嫌你哑啊?你为什么要去死啊?”人们唉声叹气,说好端端地去修什么田埂,过两天水就退了,抽水还来不及呢。

   是啊,自家人自己不看好,安的什么心!

   ……

   于是,关于瞎子算命的事,关于她爹去世的事又一件一件被抖落出来。人们议论纷纷,三三两两凑在一块,一个个都压低嗓子又眨眼又努嘴的。但谁也没说出她的名字。有人劝婆婆,说算了,人死不能复生,看在未出生的孙子面上,养好身体。

   正是这句话,她婆婆骂起来:“不是为我的孙子,我早把这个狐狸精赶出家门了。只可怜了我的儿子。”然后呃呃地哭起来。

   她站着,木然的看着横在地上的尸体,木然地看了一圈围观的人,慢慢地进屋了。月光照在她身上惨白惨白。

   身后,杀猪般的哭声又响起来。

   每天,婆婆找一切机会骂她。饭桌上,婆婆把掺有鸡蛋的汤狠狠地放在她面前,喝道,为我孙子喝下去。她行尸走肉般的端起碗无声地喝完。

   她躺在床上,看着肚子,手动了动,又摸了摸,眼睛里似乎有泪,也似乎没泪。婆婆在堂屋里骂骂咧咧,把桌椅板凳弄得丁丁当当响。“我是欠了谁的,让我受这些苦?老天啦,我怎么不死了算了?”秋天到了,落叶堆了一层又一层。冰凉的雨落下来,枯败的叶子和着泥碾成了土。寒风一天紧比一天。一个夜晚,孩子出世了,胖墩墩的一个小男孩。婆婆抱着孙子一个劲儿亲。她笑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她示意让她看看孩子,婆婆马上变脸不高兴了,瞟了她一眼,极不情愿地放回去。她抱着孩子,久久地凝视,她的眼神里似乎有千言万语,充满着慈爱,充满着灵性。一个十九岁的妈妈!!

   坐了两个星期的月子,她便自己下地干活了。孩子一天到晚都在婆婆那儿,除了吃奶,婆婆几乎不让她抱孩子。

   婆婆不知从哪听来的话,她收拾了一间柴房,搭上一张铺,摆上一张床,便把媳妇的被子衣物全抱过去了,说是为了孩子好,避避邪西宁最好白癜风医院电话

   她也不言语。碰到哪家姑娘抱着孩子,她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人们便像遇了鬼似的避开。

   孩子一岁了,竟会脆生生的说话了,一点也不像他死去的爹。婆婆更加欣喜了,也更加谨慎起来,她断了孩子的奶,每天改喂牛奶。

   她似乎紧闭着嘴唇,她几乎不像个人了,目光也呆滞起来。当她远远地听到孩子叫她“婶娘“时,她似笑非笑了一下。她在村子里东走西走,小孩子用石块砸她,她呵呵笑着。晚上,她坐在柴房里,撩起衣服,露出乳来,等着孩子来吃奶,直等了一夜。婆婆便骂她败家,把钱当水漂,那灯点着不要钱啊!她便熄了灯。

   孩子三岁了,叫她“婶娘”,怯生生的。她远远地看着孩子,喃喃着什么。那时日,电视上流行《江湖恩仇录》,小家伙有板有眼地模仿着李小刚的招式,对小朋友说,我是天下无敌手!她看着孩子,微张开嘴,说,天下无敌手。她的孩子在小孩当中长得最高最漂亮,也最聪明。她笑了,真的笑了,眼弯弯的,很漂亮。

   一天,孩子感冒了,咳嗽得厉害。婆婆没请医生来,就请了个算命的。算命的说这家里不干净。婆婆立马拉下脸来。

   她终于被赶出来了!

   婆婆说,就算为了你儿子,你走远点吧。我们对你也不薄了。她默默地拿了几件衣物,看着床上的孩子,出门了。

   又烧香又拜佛,又灌了几碗姜汤,孩子的病马上就好了。她在村庄边缘晃悠。她看着家的方向,哦,不是家,是孩子住的方向。她似乎有点疯了,她看到孩子便笑。

   一个黄昏,夕阳让大地穿上了一件血红的外衣。她踉跄着回来了,一种感觉迫使她回来。她回来了,见到的是躺在小棺材里的浑身血污的孩子!围观的人无不伤心落泪,见她来了,纷纷避开。

   一个泼辣的婶子骂道:“你这害人精。原来你还在这里啊!你走了你儿子就不会被车撞死了!你还有脸回来!”婆婆已经晕厥过去了,一会儿醒过来,看见了她,恶狼一样地扑上来,对头痛的你还有什么在困扰着你她又打又骂。她不还手,扭着头,双眼看着孩子。

   婆婆打累了,哗哗流泪。她扑通跪下去,摸摸孩子的脸,她很少这样摸孩子的脸。又用衣袖拭孩子身上的血,通红通红的。她竟摇起棺材来,深情地注视着孩子,嘤嘤唱道:“宝宝乖,快睡觉。宝宝乖,快睡觉。妈妈为你唱歌了。宝宝乖,快睡觉……”众人见她疯了,忙把她推开。她死死地抓住棺材,一个劲儿唱:“我的宝宝乖,我的宝宝真勇敢。我的宝宝躲哪儿了呢?怎么丢下妈妈呢?”……

   人们也不再阻拦她,一个个泣不成声。

   一个死孩子,一个疯子。天边,夕阳冷漠地沉下去了,一道深沉的红在缓缓流动。

   她彻彻底底疯了。她走过了一村又一村,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逢人便表演李小刚的招式,大叫,我是天下无敌手!一日碰到她娘了,她也不认识了,只呵呵大笑,没命的跑,嘴里还喊着,看我飞,我是天下无敌手!一个趔趄,摔得满脸是血。她娘含着泪,拿了一套衣服出来,连哄带骗给她穿上,末了说,你走吧,谁叫你命苦,谁叫你生得八字不好,娘——娘也没办法啊——

   她抱拳说拜拜,又开始跑起来,鞋子都跑掉了。她娘摇摇头,任泪水直流。

   春节过后,我们便看到了她,衣服一缕一缕的,浑身黑漆漆的。见到小孩子拿着棍子,她也拿起棍子舞起来,跟着叫喊,我是李小刚!那帮孩子也太顽皮了些,骗她做各种事情。一次她从高阶上“飞”下来时,竟摔得晕了过去。行善事的老人把她领回家,烧了热水给她洗澡,又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好端端的姑娘,怎么疯了?”老人不禁叹息。

   她笑着,手里还一招一式的。

   “我问你,你姓什么?从哪里来?家里人呢?”“我姓张,张。从——那里来。”她转了个圈,指了个方向,接着便左顾右盼寻起东西来。

   “你孩子呢?”“他们不要我,孩子也不要我。嘀嘀——被车撞死了,被我害死了。看剑!”她抓起一跟棒子,刷刷舞起来。“我是天下无敌手!谁也不能杀我!”她从屋里跑出来,在大路上狂奔起来,一手在空中抡着圈挥着棒子,引得家家户户出来看热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9-20 13:54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