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三儿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儿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人想知道他叫什么,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叫他三儿。有这么一个称呼,大家已经非常满足,大家这样唤他,他也就应了。
    三儿身边有条老母狗,那狗从小就跟着他,纯黑色的毛。可能因为年纪大了,那狗的眼睛已有些混,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汉的眼,无精打采。
    母亲说三儿是个傻子,村里人都那样说。
    他可能真傻呢,一个人的眼里怎么会那样清澈,笑怎能那样纯美!
    关于三儿,总有一些供村里人扯闲话的的笑料,这可能也是三儿存在的一部分意义。
    农村的午后,人们总喜欢吃完饭在自家门口跟左邻右舍闲聊,尤其是闷热的夏天。天灰下一半,男人们蹲在门墩上,吃着自家的饭。女人们拿着小凳子,桌子,聚一块儿打牌。上不了场的,各自坐在打牌妇女的身后,给他们出谋划策。有的只看,还边给自家小孩軜鞋底。在这时,你可以看到那些输了牌的妇女紧皱起眉,不情愿的从裤兜里掏出几角一块的小钱,偶尔也会谩骂几句。赢了钱的呢,也不笑,因为那会招人忌恨,其实也不是真忌恨。牌场一散,大家依旧谈笑起来,农村人也就这样,容易记些小仇,生点小气,但只要扯上闲话,啥仇了怨了也都没了。
轻度抑郁病友应这样克服
    牌场散了以后,男人慷慨的从自家抱个西瓜给大家解暑。他在瓜皮上敲了敲,听白癜风初期症状表现明不明显听有几分熟,然后用刀切掉瓜头,如果熟的好,自会很有面子。这就是农村的庄稼汉,喜欢比谁家的庄稼中的好,谁家的房盖得高,谁家的媳妇会过日子。因为这些都是可以让他们脸上有光彩的事。
    这时,三儿蹲在自家门口的土墩上,黑子在他身边趴着,懒懒的睡着。男人拿着一块西瓜走到三儿边上蹲下,把西瓜递给三儿,三儿冲那男人笑了笑,便狼吞虎咽起来。他吃得太急,西瓜汁和子儿就一起从他嘴里冒出来了,那男人只是一劲的笑。
    “三儿,听说你老娘明儿个要给你说个媳妇嘞。就是邻村那个哑姑娘,你要不要那哑姑娘伺候你嘞?”男人冲着那些妇女笑了笑,那些妇女也起了兴致,催促着三儿说要不要。
    三儿用袖子擦了擦嘴,愣愣的说:“我不要媳妇,我有黑子哩,让那哑巴伺候我老娘去。”三儿边说边把剩下的那半块瓜搁到黑子嘴边。黑子仍然眯着眼,用鼻子嗅了嗅,又自睡去了,它是不喜欢吃西瓜的,三儿生气的敲了一下黑子的头,骂道:“不识货的狗东西。”
    男人摸了摸下巴上的一颗黑痣,挑了一下眉毛接着说:“那可不一样,那哑姑娘能给你生儿子,黑子只能生狗娃子,一个是人种,一个是狗种,咋能一样呢?晚上你能搂着那哑姑娘睡觉,那皮肤嫩滑的哟,跟狗毛是比不了的。”女人们瞪着那男人骂道:“贱胚子,晚上搂你媳妇睡去,不教好的,尽教些坏的,三儿甭听他的。”然后那些女人们哄笑起来,男人也笑了,三儿也就跟着笑了。
    第二天,哑姑娘和她娘来三儿家谈亲事儿了,那哑姑娘只是哑,人长得挺白净,穿着素花衣裳,疏两小辫用红线缠着,眼睛细长像是鱼眼,耳后长了一颗红痣。她好像是很害羞,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三儿跟他老娘。三儿呢,一直盯着那哑姑娘笑,也不说话,三儿娘十分喜欢这姑娘,让三儿拿了个苹果给她吃。哑姑娘也不吃,就使劲攥着,好象是嫌那苹果脏似的。这时黑子走进屋里,卧在三儿脚边,三儿摸了摸黑子的头,好像突然想到些什么,径直走到哑姑娘的面前摸着她的脸说:“是真嫩滑哟,跟狗毛就是不一样。”哑姑娘惊愕的盯着三儿,脸一下子红了。哑姑娘她娘是一脸的怒气,一把拉着哑姑娘就走,边走边骂:“真是流氓胚子。”三儿娘央求着那老妇人,可那老妇人还是坚决地走了。她们走后,三儿娘先是哭了一阵,然后拧着三儿的耳朵叫唤着:“你这傻儿子,我走以后谁伺候你啊!”三儿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老娘哭了,自己也就哭了。
    没过几日,三儿娘就病倒了,三儿倒是有两哥,但就是没人管他娘俩,三儿娘病了以后,老大迫于村里治疗白癜风特色医院解析不一样的饮食注意的闲言碎语,倒是每天送两顿饭去过。三儿娘没熬过那个冬天就走了。也难怪,大冬天的,土毛胚房里就那一床破被子,土炕也没烧,生着重病的人能熬过去也算怪事了。
    三儿娘生前也算是个泼辣的女人,年轻时就守了寡,男人走的时候,一个子儿都没留下,就留下了三个儿子。一个寡妇扛起了整个家,给老大老二结了婚,盖了房子,心说给老三再说们媳妇,走了也能闭眼,可是天不遂人愿,临走时死握着三儿的手就是闭不上眼。
    三儿娘的丧事倒是办得挺体面的,老大老二家的在老人下葬的时候哭的那真是痛人心扉啊,可村里人都当成笑话看了。
    三儿现在除了那条狗也真是孤家寡人。他大哥让他养着几只羊,每天给羊割草,混几个馍吃来填饱肚子。
    春天的时候,黑子生的四个狗娃子也出月了,三儿的日子似乎也快乐了许多,带着四个狗崽子满地的跑,钻进油菜花地里,那黄澄澄的油菜地,四个小黑崽子追逐着,撕咬着,黑子和三儿就在地头傻傻的看。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暖暖的,氤氲着泥土和油菜花的香气。那段时间应该是三儿最快乐的日子,没有人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小羊羔也养的肥肥的,三儿牵着小羊,带着几个狗崽去崖边吹着微风放牧,看着春天的绿,好像一切都有了生气。
      
    没人知道黑子最后是怎么死的,因为它连尸骨都没留下......
    “黑子,黑子,过来,给你馍吃。”村长儿子悄悄的给身边的几个小孩说:“我把黑子引开,你们去偷一个狗崽子出来。”
    黑子刚叼起馍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抱走了,马上目露凶光。它围着那帮孩子们来回的转,吼叫着,似乎想吓跑他们。那帮孩子们也不怕,因为他们知道黑子从来不咬人。
    听到黑子的吼叫,三儿跑了出来,拖着黑子的腿,不让它走近。那帮孩子更是肆无忌惮了。捏着小狗崽子的脖子,掉着它,给黑子看,像是挑戏。这下黑子可真怒了,它挣脱了三儿,向那帮孩子们扑去。三儿跑过去使劲踢着黑子的头,赶那帮孩子。黑子也在三儿腿上咬了一口,咬得很深,血都渗透了裤子。那帮孩子可能是吓着了,扔下狗崽撒腿就跑。黑子叼起自己受伤的孩子在喉咙里发出嗷嗷的叫声。三儿摸着黑子的头静静的说:“没事了,没事了”。
    三儿给伤口上撒了一把绵绵土,用捡的一些破布裹住不让伤口流血了。这方法是三儿娘生前教他的,那时他老娘边给他吹伤口边说:“绵绵土一撒就不流血了。你记住了,以后流血就撒些绵绵土,娘不可能一辈子陪着你,以后得靠你自己。”
    下午村长拉着他儿子去找三儿他大哥告状,说三儿放狗咬人。三儿他哥边给村长陪笑脸,边骂着三儿。可村长呢还是不解气,让他儿子拿着长棍狠狠的在黑子前腿上抡了一下。黑子痛苦无助的吼叫着,腿蹦了几下,就倒下了,估计那条腿是要瘸了。村长走后,三儿他大哥结结实实的打了三儿一顿。说三儿要是再给他惹麻烦就把他连狗一起赶走。三儿看了看黑子打瘸的腿抱着小狗崽子哭累了就躺在麦垛里睡着了。
    村长儿子是村里的娃娃头儿,十足的小坏蛋,白癜风有不扩散的没被家里人惯坏了,在村里是无法无天。村子里的大人们都不敢去惹他。上次因为被黑子吓着了,觉得很没面子,给那帮孩子说自己一定要弄死黑子,要不然就不配当他们老大。
    那天村长和他儿子在地头里干活,三儿带着那四个黑崽子找东西吃,村长儿子看见黑子就往那几个狗崽子扔石头,其中一个被打到了头,疼得嗷嗷的叫起来。黑子心疼的冲着村长儿子叫嚷着,那小兔崽子仗着自己老爹在跟前。还是不停手,黑子被他惹怒了,径直向他扑去。村长拿起铁锹就往黑子头上拍,就一下,黑子被打晕了,头上的血也冒了出来。村长摸着他儿子的头说:“走,回家把它煮了吃。这狗东西,见谁都敢咬。”
    黑子就这样被拖走了,四个小崽一直跟在黑子的身后舔着它头上的血。
    黑子死的时候,是被村长一棍一棍的打死的,当时整个村子都能听见黑子凄惨的低吼,那声音听着让人揪心。它可能是放心不下他那可怜的主人和那四个孩子吧。
    晚上黑子抱着那几个小崽一直在门口等黑子回来。他一直相信黑子会回来的,因为黑子离不开他。他就那样等着,等着。
    没几天,那四个小崽子也饿死了。三儿把它们埋到经常去放羊的后崖边上,他坐在崖边,看着淡淡的夕阳,安静的笑着。
    自从那三个小崽子死后,三儿也病了,正是被黑子咬伤的那个伤口,溃烂了。三儿他哥起初并不想管他,心说被狗咬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可是后来那个伤口越来越大,肉都烂掉了,发出阵阵恶臭。其实他哥当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把他带到村里的徐大爷那儿,看看还有没有救。徐大爷是村里的兽医,平时偶尔也给人看看猫狗咬伤的小事,但并不收什么钱。大家都说他是个好人。
    徐大爷看着三儿的伤口摇摇头心疼地给三儿他哥说已经晚了,如果当初能处理好伤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破伤风,更有一种可能就是狂犬病了。
    三儿最后是被他哥扔在门外的羊圈里让他自生自灭。那几天天还下着大雨,三儿的伤口越来越大了。整个小腿上的肉都不能看,很臭,整个羊圈里都是苍蝇。三儿还是那样安静的睡着,发烧的时候说着胡话,喊着黑子,黑子,和一个人。
    后来狂犬病是真犯出来了。村里人把三儿关在了老屋里,听村里的老人说得狂犬病的人是会乱咬人的。咬到人也会传染。
    徐大爷看着三儿一天一天的熬下去,看着三儿疼得嚎叫的时候总是很心疼。偶尔他也会给三儿送些饭去。
    最后的那几天村里总是会有一阵一阵的惨嚎的声音,听了让人毛骨悚然。后来那声音突然就停了,村里人说人应该是殁了。
    奇怪的是三儿的尸体并不在老屋里,是村里人在后崖下找到的。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也一直成了一个谜。
    三儿最后也埋到了后崖边。
      
    大姐是在三儿头七的时候回来的。我跟她一块去给三儿上坟,大姐看着三儿的墓碑狠狠的哭了。
    大姐告诉我,三儿的名字,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三儿的真名,三儿的名字叫李柱子。姐还告诉我三儿不是一生下来就傻的。
    他们7岁的时候经常去村外的河里去洗澡。那一次姐姐游的时候脚抽筋,快沉下去的时候,三儿拼了命的救了她。可是后来三儿因为这件事发了高烧,人醒过来的时候就傻了。
    这事儿当时只有姐和三儿两个人知道,姐当时吓得扔下三儿就跑到家里。大妈告诉姐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大姐说她会为这件事后悔一辈子。
    三儿傻了以后只记得一件事,就是和大姐玩过家家的时候,大姐答应做他媳妇。后来姐姐告诉我说她也曾想过照顾他一辈子,可是大妈骂她傻,说这可是祸害人一辈子的事。
    除了黑子,三儿算是跟我和大姐在一起的时光最快乐了。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去给羊割草,一起玩过家家,一起去后崖吹风看日落。有时候我们拉着黑子去梨树林里,春天的梨园里,雪白的梨花飘落,落在黑子鼻子上,像个小丑。黑子好像知道我们在笑它,就使我院专家受邀参加2016健康中国暨中医药传承发展高峰论坛劲的甩着头,想把叶子给弄下来。有一次,黑子病的快不行了,我们三个一起把它送到徐大爷那儿,最后才知道黑子是犯馋偷吃了鱼骨头给卡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2-11 11:08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