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复: 0

爱,让我远离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让我远离
      
   
    A
    马风,乍一听到这个名字,我以为是那种栖息在树上遇到骚扰就狠命蜇人的大黄蜂。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人,而且是和兔儿很有点关系的一个男人,否则兔儿不会如此郑重地向我介绍。
    看着兔儿满面的期待,我无奈地摇头,我说,我哪儿也不想去。
    兔儿睁大了那双堪称“明眸善睐”的秀目,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饮料,她说,你是逃不掉的,我已约好了。
    这个小女人,想男人想疯了,良莠不分,是男人就带来给我瞧,烦死人!我故意悠闲地喝自己的饮料,我说,我的好兔儿,马蜂一蜇人就一大脓包,你是不是看我瘦,变着法儿给我增肥哪!
    兔儿是个急性子,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狠命地向外扯,她从来不知道如何让我心甘情愿地为她跑腿。
    我说,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男朋友给抢了?
    兔儿一怔,她低声说,你不是说我交的男人都是三教九流,不堪入目吗?你是不会希罕的,是不是?
    我坏坏的笑,我说,不一定。
    兔儿在我身后屁颠屁颠的一个劲追问,什么不一定,什么不一定?
    我也学她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饮料,用一副慷慨赴义的表情说,嗨,男人还不都那副德行,管他好不好,你不见我没了工作正寂寞着吗?说不定我就逮着个男人缠住他不放了,好歹也是个消遣的乐子!
    说完这些,我猜想兔儿在我身后一定瞠目结舌跌破眼睛,我才不管她,我把小包往背上一甩走出了门。当走出去好几步,我仍然想像的出兔儿的愕然,我的傻兔儿,她在爱情面前简直就是超级白痴,她明知道我说过:自从世界上有了那个天杀的亚群,任何男人在我眼里都跟女人无异。
      
    B
    我给亚群打电话,语音提示机主关机。我想他一定又在和某个美眉喝咖啡蹦迪,我无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只是等他有空给我来个电话。我躺在床上开始蒙头大睡,可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骗人吗是兔儿不饶我,她开始给我发短信,言词中威胁恐吓无所不用其极。她说,你要不去,从此以后便你走你的阳光道,她走她的独木桥。
    兔儿的名字本不叫兔儿,因为她属兔,所以她的朋友都管她叫兔儿 。兔儿是我五六年来相交最深的一个朋友,为个男人我犯得着跟她倔吗我,我才没那么傻呢,就算要和她犟着,我也该把理亏的一方让给她呀。我说,好兔儿,留下你的地址和时间,我一定到。兔儿一乐,说话便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她说,要是亚群在,大家聚聚多好。她明知道亚群从来是个领导者,不当主角的场合通常对他没有吸引力。我笑,作弄型地笑。我说,是啊是啊,要是今天由我和亚群证婚,你和那个马风结婚了多好!可恶的兔儿竟一点也不难为情,还在那咯咯咯得意地笑个不停。
    那间咖啡厅位于城市中心,说起环境、气氛、品位应该算是一流的。我想那个男人一定让兔儿很在意,否则她不会狠下血本。我在进那扇转门的时候,在玻璃中看到了自己模糊的影像:意兴阑珊,萎靡不振。我想现在要是亚群看见我肯定吓一跳,不过还好,我要见的不是他。
    在靠窗子的那一桌,有个女人在叫我的名字,然后狠命地向我招手。兔儿在我面前从来没有淑女风范可言,她可以很大声地说话,很响地吃东西,然后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我走过去,有个男人起身很绅士地给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我向他点头,同时狠狠地瞪了一眼身边那个笑得呲牙裂嘴不知收敛的小女人。
    你好,我叫马风。那个男人开始自我介绍。
    我说,我知道,30岁,北京大学毕业,现职是人事主管,有一套三室二厅的居住房,
    没有恋爱史,算得上是“黄金单身汉”。
    我话一完,马风吓了一跳。他说,你认识我吗?
    我说,不,只是你认识兔儿,兔儿又认识我,就这么简单。
    马风微微一笑。他的笑很特别,就好像从骨子里透着一种随和让人感觉亲切,不像亚群,亚群的笑让陌生的人感觉无所适从又难抵诱惑,最起白癜风医院太原哪家好码我就是被亚群诱惑了的。马风给我要了杯咖啡,又给兔儿点了一些点心。兔儿的表情很幸福,竟很小心地用叉子轻轻地捣那杯咖啡。白癜风可治愈吗我想或许兔儿真的很爱他,一个游戏惯了的人终究有一天会累,会期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兔儿的表情让我知道她就是那个累了想休息的人了。我突然为我刚才冒失的言语感觉坐立不安,我爱兔儿,我不想毁了她的幸福。
    马风轻轻呷了口咖啡,他说,兔儿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说你如何漂亮,如何能干又如何诗情画意。
    我不自然地摇头,我说,漂亮能干又诗情画意的我还呆在家里呢!
    所以啊,我找了个人事主管做男朋友,马风一定会为你安排一个工作的。兔儿急急言道。
    啊不,我情不自禁地看了眼马风,我说,我没这个意思。
    马风伸手轻轻地靠了靠兔儿的手,笑意又溢上了眉头,他说,可我愿意这么做。
    我有点局促,一见面就让人家给我找工作,这似乎不合适,而且还有点那个,至于是哪个,我一时也说不清楚。
    见我执意推辞,兔儿开始撒娇。好了嘛,我有工作现在又有了马风,而你,丢了白癫疯怎么治工作亚群又不管你,我不管你怎么行呢?
    我说,兔儿,你的话让我感觉自己像个落魄鬼。
    兔儿一愣,她问马风,她像落魄鬼吗?
    马风很配合兔儿,他用一种很怀疑的眼神问我,世界上有这么漂亮的落魄鬼吗?
    兔儿大笑,马风也跟着笑,我也笑。
      
    C
    亚群依然没有音讯。事实上爱上这样一个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也想过就这样离开亚群,然后找一个平凡点,实在点的男人过一生,可我受不了亚群的眼神。亚群像一个鬼魅,你想他的时候他无影无踪;你恨他了吧,他又会在你身边转个不停,然后用那双媚眼委屈地看你半个小时,用嘴轻柔地在你耳边呵气。我恨这一切,却也摆脱不了这一切。
    我选择放弃工作,原因很简单,可兔儿不理解。她说,有工作至少可以填补爱情的创痛;而我不这么想。我对兔儿说,没有工作我不一定会死,但没有亚群我一定会死。兔儿不说什么,她知道我对亚群有着怎样的感情。
    手机响,是个陌生号码。我把手机扔在床上,我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联系,除非亚群,可亚群偏不。手机仍响,我索性关机,我把自己重重地抛在床上,也许我该睡过去,就这样永远睡过去。
    再见到兔儿已是半个月后。兔儿捧着我的脸大呼小叫,她说,你真的要为亚群去死吗?
    我一巴掌拍下了她的爪子,说什么呢?
    兔儿说,你只有半条命了,真的,你不是你了,马风说他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关机,你是不是没有亚群连我们也不要了?
    马风?他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兔儿大叫,我不是让他给你找工作的吗?难道你打算整天躺在床上想亚群吗?
    我笑,当然不,我只是在疗伤,说不定哪天我会把你给忘了。
    兔儿不再叫了,她忧忧地说,但愿你把亚群忘了就好了。
      
    D
    在兔儿的一再要求下,我依然在那间咖啡厅约了马风。像兔儿说的,我不可能因为亚群就不要生存,我还是要活下去。兔儿说应该活得更好。
    马风很准时。他向我点头示意,温文尔雅,看上去很帅。这让我想到我第一次见到亚群的时候,亚群正与客人谈生意,他浅浅地笑,用手轻轻地拂他的头发。他说,漂亮的小姐,见到你很荣幸。语言算得上轻浮,可不知怎么的,我就喜欢上了他。或者,爱真没有理由可讲。
    马风在我的边上坐下,他说,你比我想像的还要憔悴。
    我不懂他的意思,于是他接着说,为了一个男人你不该这样,让女人伤心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爱。
    我不理他,我说,兔儿说你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作?
    他竟一把抓住我的手,他的眼晴有点红,像熬了夜一样。他说,你在逃避我的问题。
    我别过脸,手不经意的摆弄那只饮料杯。我不想面对他的眼睛,男人的眼睛都像藏着精灵,精灵要捕获人的灵魂轻而易举。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我没有想到马风会说这样的话,按我的思路,我和他该是客客气气,谈谈他为我找的工作,问问我的意愿,然后再客气地说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2-11 10:57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