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俺哥俺嫂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俺哥俺嫂
  

  

  俺哥俺嫂

  ——pipi8787

  

  

  俺哥俺嫂

    

  老魏是位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中等身材,分头。皮肤黝黑。消瘦的身板到是透着健康,人总是那么地谦逊和善。一件黑色的中山装褶皱着。他很喜欢抽烟,手中总是捏着半根烟头,把本已经长满老茧的手熏的发黄。他说话的口音是地道的邢台县腔,四十多岁的年纪被岁月的风霜吹打得有些苍老了。

  老魏住在野河山庄的下游。属于邢台县的一个旅游度假村。他家有六口人。冬季老魏就在村子里帮别人忙些红白琐事,夏季就在水库开船做生意。他自己有四条船,都被他扎古得象花轿。他媳妇也帮着划船。到了晚上收工的时候,他就把四条船挂在一起,叫媳妇在前头划着,自己游泳在后边跟着~~~~~~日子过得也算如意。

  第一次认识老魏的时候,就感觉他是个忠厚朴实的好人,别人拉活讨价还价。而他总是一句话:

  “妹子儿。你看着给,我们山里人在水库生活一辈子了,见水不稀罕。你们城里人喜欢来,钱不钱的不吃劲(不要紧),交个朋友多好!”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初印象,但是每次我都不少给他钱,而且还丢几包烟。

  过了两年多,我没能到水库玩,今年的夏秋交换之季,我们一行四人来水库打。那天天气很好。温暖的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有些刺眼。远处的树木和山峦都很葱郁。老魏把救生衣给我们:“妹子儿!你们玩吧!一会饿了就下山到家吃饭。俺吃啥内(你们)吃啥,山里没啥好吃的比不了你们城里。别嫌弃就好~~~”

  我们连声道谢!

  晴朗的天空下,微风洋溢,把水面吹起一道道的金光。我们的船停泊在桥洞下面悠闲的打着。耳边再也没有了都市的喧哗,心里再也不用惦记着工作和责任。脑海里更不存那些世事分争。沉静在一片欢笑和喜悦中。

  下午,起风了,我们上了岸,我递给老魏 一支烟:“妹子儿,饿了吧回家吃饭吧,叫你嫂子给你熬个米汤,炒个笨鸡蛋~~~~”

  我又连声道谢:

  “大哥过一阵我一定来家住几天,吃吃农家饭,陪你和俺嫂子说说话”

  告别老魏后,我硬着头皮把车往城市里开,心情又笼罩了一层忧郁和无奈。

  再见老魏的时候,正是我事业情感低谷,深秋将尽的季节。我和大宝打算出去散散心。于是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周六到,他很高兴!

  周末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我们开着车,白癜风诊疗指南往山里一路走来。迎接着朝霞的迷雾,拼命呼吸着山林的清新。山峦叠嶂,山路弯曲。深秋的山色格外的人,天空晴朗无云,那种新鲜的蓝色,真的是好看。路边的树木叫不出什么名字来,红色的叶子在秋风中白癜风用什么最好摇曳着,我感觉也不比香山的红叶逊色多少。牛养在远处的陆地上悠然的吃着草,不时间还有些野兔和松鼠从路边窜出,探头探脑的十分机警。我们的心情倍感舒畅,连车内的音乐都轻快悦耳了许多。我原本是个乐于抒情浪漫的人即便是这样美丽的景色我也无暇顾及了。车开得很快,我想立刻飞到老魏家,去体会山里人的好客早点吃上那口农家饭。

  老魏的家在水库的下游,他的房子是在半山腰,村子为了发展旅游,把水库沿边的路面都硬化了。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并行的羊群,看到我的到来,也陌生的瞪大眼睛端详着。

  老魏的房子全是石头砌成的。他说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房子面北朝南,离地面有五米多高.石头砌的很齐的地方建成了院前的一个露天的平台,水库边一片杂草的空地上我停下了车,车旁有棵很大的白扬树,老魏年轻时栽的,他很喜欢这棵树,每到夏天收工回来后,他就和村里的一些汉子们坐在树底下乘凉。说着一些新闻和趣事。嫂子不叫不吃饭,不困不回家。

  老魏和嫂子下来接我们。嫂子是位淳朴的农家妇女,个头不比老魏低,结实的身板,脸庞宽宽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紫红。不笑不说话,眼睛眯成一条缝,腼腆客气的招呼着我们。顺手把送给他们的礼物和我的行李拎起来:

  “一会把车开上去,停咱家门口,我看着,黑了有啥动静也能听见,没啥事~”

  我们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上山,好路我不走,专踩石头。大宝体贴的搀扶着我,温馨快乐的气氛感染着大家。拐了一个弯道,我们来到门前的平台。他家没有大门,山里人家都这样,谁家都不上锁也不丢东西。用石头砌成的院墙上晒满了柿子。老魏说我爱吃,就多晒了些等走的时侯带着。一进门,一条黑色的狗扑了上来狂叫,警惕的守护着自己的领地。平时我和大宝都喜欢狗的,但是山里的狗越发的恐惧,但是更为忠实,老魏训斥道:

  “黑!别吵!咱家来亲戚了。”狗顺从的坐回到自己的窝里,等我们告别的时候都不曾叫过一次,我知道它听懂了,它知道我是这家的妹子儿。

  庭院不大,南面三间正房。身后紧靠着山,很多畸形的树木窜到了房顶,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想必夏季总是凉爽地。

  掀开门帘,屋子里很简陋,一张旧的条几和一套旧沙发摆放在中间。一张双人床靠在东墙边。墙上的年画,门板上的门神屋外墙根下堆放的南瓜,都透北京中科医院是真是假露着农家俭朴的生活。里面套间的门开着,床上的被子都是浆洗好了的,足足的有四床:

  “内(你)哥说内(你)要来,我都洗干净了,山里头冷,我就昨晚上多做了几床被子,晚上你们就住这屋吧。俺睡小西屋”。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了,我整理好行李,兴致的想去散步,嫂子点起了地灶开始做饭。大宝牵着我的手,沿路下山。

  水库在傍晚的时候寂静了许多,远处的灯光不规则地映在水面上。放眼望去水库变得深邃和神秘了许多。山林和树木都换了颜色,那些不知名的秋虫也开始昵哝了。路很平坦,我们默默的走着,抬头看见一弯新月挂在天边,稀疏地能见几颗星星。我们没有语言~~~~只有平静的呼吸!

  我的心情很安详,就在此时此刻,我真的体会到了山区景色的魅力。它给我提供的是那样安逸的心志。我再次抛开了都市的烦恼,投身在这万籁寂静的深秋的傍晚,无从说起,想抒发、想表达、想歌唱、想呐喊、想舞蹈、伴着这神秘的山色,以及触手可及的树,草、落叶和岩石、什么都是暗淡的了,只有化成两行泪水任它模糊我的视线。大宝坚实的臂膀支撑着我,一股暖流容灌了我的全身,涌动着被他突然紧紧的拥入怀里,久久的吻着我~~~~~~~手里拾起的落叶掉落在脚下~~~~~

  “妹子儿!回家了!吃饭了!”

  几声亲切的呼喊,打破了夜色的寂静。

  “大哥在叫咱们,回去吧!”

  大宝爱抚的在我耳边提醒,

  “别叫人家等急了,不礼貌”

  我恋恋不舍的被大宝拖了回来。

  没进屋我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地上一个大铁锅里熬得米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平时老魏是村子里的忙活人儿,大小事,红白事都是老魏掌勺。今天的菜是他亲自炒的,虽然色彩上不是很美观,但就是透着香。

  老魏拿出了酵藏十年的酒,给我和大宝倒满。自己也斟了一杯。寒暄了几句:

  “妹子儿!你们能来俺家,真高兴,多住几天,山里没啥稀罕的吃什儿,酒管够,喝好吃好!”

  微弱的灯光,照在热气腾腾的饭菜上,也照在老魏和他媳妇的脸上,红润而喜悦。老魏手里的烟闪着火花,推杯换盏过后,大家的话匣子都打开了。水库是哪年修的坝!村子里祖辈上谁家是地主!老李家的媳妇刚生了男孩!家里几个孩子!他如何的孝顺双方的父母~~~~村子开展旅游后的生活变化!因为他人缘好,在水库边上村子里还给了几分地,等有钱了也盖楼房~~~~~~~

  老魏的烟一支接一支每支都吸到尾巴!大宝就一支支的给他点上。又是一阵酒过后,老魏回忆着过去,畅想着未来。淳朴的脸上没有一丝的遗憾,洋溢着满足的神情。老魏家的条件这样的简朴,但是他们一家的生活仍然是那么幸福和睦。

  我的话有些多了起来:

  “哥!你和俺嫂子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呵呵!那时候我们家穷!结婚前就见了一面,买了块布。二百块钱,你嫂子就跟着俺走回来了。床上地上啥也没有,哎~就这样过来了。仨孩子都听话,学习也好!过了几十年了,我没叫内(你)嫂子被过伤着过急。没红过脸”

  老魏又喝了口酒。得意的晃了一下头。吧嗒吧嗒地吸了口烟神情坦然的说:“我们山里人,没你们城市里人有文化,不懂啥叫感情,啥爱情的,每天忙完活计,我就游泳回家,内(你)嫂子前头走,我后头跟着。我不管去哪,她都等门儿。也不急。家里条件不好,我就自己白颠风找活干,咱喜欢交朋友,连民政局的领导都来俺家喝酒。旅游挣了点钱,俺自己就从山上的泉眼上把泉水引下了山,这样内(你)嫂子就不用跳水了。过年过节的时候,村子的汉儿们都来俺家打牌,他们家的娘们不叫在家玩。俺家炕上,地上摆好几桌。吃喝的内(你)嫂子都不嫌弃。”

  嫂子始终看着老魏,总是点着头,笑咪咪的,不做声。等老魏说完这句自己也开了口:

  “都是乡里乡亲的,来咱家玩,我能说啥,有啥事还得靠乡亲,一玩就一黑夜。天亮了。我扫地都是一簸箕烟头~~~~~”

  “内(你)嫂子是老实人。我没叫他被过伤”他又重复了这句,也就是这句话体现了他夫妻之间的谦让,正是这样谦让的品格才使得他们夫妻相濡以沫地生活多年。

  “汉儿们就得叫自己媳妇过得好,自己不疼自己娘们儿,谁疼?!”这话真是镇静了我。我下意识的看了大宝一眼。他也被这淳朴感人的话语一惊,紧握着我的手始终没撒开,反而更紧了~~~~~

  在老魏家我们住得很开心,玩的也很愉快。我有很多年没有爬梯子上房了,这次我也有了童趣,爬上房去摘树上的酸枣。把老魏家的鸡狗都喂了一变。大宝也帮着嫂子扫干净院子,临走的前一天,我们去镇上买了一把充电式的手电。我知道他夫妻回家的时候路黑,照亮用,山里人节俭,不舍得买电池,充电式的用起来方便得多。

  三天过去了。我们要回去了。临走的那天清晨。天色刚亮。嫂子就早早的把。栗子、核桃、花生、南瓜~~~一股脑的往车上装。离别的酸楚使我没有心思推辞,我知道这是嫂子的一片心意。

  “嫂子,等你有时间下山,给我打电话,我接你和俺哥去吃馆子,听豫剧:”嫂子连连点头,一双有力而温暖的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依依不舍的看着我。我决意不许他们送下山,因为我怕看见他们的神情,我是个脆弱的人,就怕看见别人难过,自己更难过。

  我把车子倒到空地上掉转了车头,缓缓的起动着,猛一回头,看见老魏批着件破旧的大衣,站在台子上,嫂子在旁边陪着,距离很远,我也能看见嫂子在抹眼泪,他们久久的望着我:

  “妹子儿!路上慢点开,有空回家来!”嫂子有点哭腔的喊着。

  我哽咽地喊道:“哥!~~~~嫂~~~~~!你们回去吧,我有时间就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2-11 10:54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