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优足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夜半水声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半水声
      
   
    “滴答、滴答……”
    寂静的夜晚,这水滴声显得如此清晰。
    刘梦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声音了,她在宿舍床上辗转着,难以入睡。她已经起来过一次了,本以为是卫生间的水龙头没关,可爬起来时却发现关的牢牢的,她只好又躺到床上,可这滴水的声音却又吵的她无法入眠,她真不知道同寝室的另外三个女孩怎么睡那么香,当然,她内心更郁闷的是今天是自己生日,而同寝室三个人却全都忘记了!
    终于,她实在忍不住了,第二次爬起床。她知道周围只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宿舍卫生间的,还有一个就是离宿舍不远的洗衣房,既然不是卫生间在漏水,那肯定是洗衣房的水龙头没关紧。
    她打开门,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刘梦不由一个哆嗦,手把衣服拉了拉。已经深秋了,晚上寒意十足。
    随着离洗衣房越来越近,那滴答声音也越来越响,刘梦几乎可以肯定那是洗衣房的水龙头没关好。肯定又是张倩这小妮子忘记了,她想。张倩睡在她上铺,是个健忘的女孩,经常忘记关水龙头。
    洗衣房里黑乎乎的一片,只有寂寥的滴水声在空旷的房间响起。刘梦站在门口,突然心里莫名打了个冷颤。女孩天生怕黑,她当然也不例外。
    不怕不怕,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刘梦拍了拍胸口,自己安慰自己说。
    洗衣房只有一个水龙头,因为学校大多数寝室是新造的,每个寝室都有自己的洗衣间,只有刘梦她们还住在唯一的一个旧寝室,所以洗衣服要到洗衣房来。四个女孩只要时间上错什么是泛发型白癜风开,一个水龙头已经足够了。
    刘梦伸手往门口的开关摸去。“啪嗒”一下,灯没亮。刘梦心一跳,手不由又把北京中科医院忽悠开关拨弄了几下,灯还是没亮。
    不会吧?傍晚我洗衣服的时候灯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子就短路了呢?刘梦奇怪的自语道,可也没多想,因为那水龙头离门口就五步之遥,她闭着眼睛都知道在哪。
    一滴冰冷的液体落到刘梦的手上,她轻微颤抖了一下,不过也松了口气,因为她知道,只要把水龙头关上就可以回去钻进温暖的被窝了。
    刘梦的手在黑暗中朝前伸去,猛然之间停在那,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手所接触到的并不是冰冷的水龙头,而是一个奇异的东西,皱皱的,有点粗糙,甚至……还带有一点温度。手!是一只手!刘梦愣了足足有好几秒钟,然后下意识的一声尖叫,回头就往外跑,拖鞋掉了都没顾上。
    “呯”的一下,她几乎是撞开了寝室的门,然后又一下子钻进了还留有一丝温暖的被窝。她整个人都蜷缩在一团,不停的发着抖。夜风不停的吹在寝室门上,呼的一下,关的并不牢固的寝室门一下子被吹开,寒风毫不留情的侵蚀里面,刘梦隔着被窝都能感觉到外面的寒意。
    刘梦紧紧的闭着眼睛,嘴唇颤抖着,手也狠狠的抓着被子的一角,能缩多紧就缩多紧。
      
    良久,除了冷风所发出的声音外,其他都没动静。刘梦渐渐平静下来,她悄悄的转动了一下身子,外面并没有什么不对,然后又轻微把头从被子里冒出来,这一切她做的很微慢,尽量不去发出声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只是觉得恐慌。
    黑色弥漫在整个寝室中,她甚至无法看到边上有什么东西,可她却总感觉两样,和平时有点不同。她装着胆子,爬下床,走到门口,啪的把门给关了起来,把寒冷阻止在了门外。
    关上了门,仿佛把恐惧也关在了外面,刘梦心里好了点,她忽然很奇怪,感觉寝室气氛怪怪的,然后,她猛然想起来,从她出去到回来,寝室其他三个人都没动静,甚至没发出一丝声响。
    “张倩……”刘梦试探的往她的上铺叫了一句,这声音在寝室微微回荡,却没有一点回应。
    “佳……佳佳!”刘梦的声音已经没有底气了,她忽然变的非常寒冷,这种寒冷不是周围寒风所带给她的,而是好象一下子被放进了一个满是冰块的冰窖一样,寒冷从四面八方笼罩到她的身上,甚至心里,她无处躲藏!
    “小玲!佳佳!张倩!”刘梦有点慌了,所有人都不见了,连平时沉默寡言的小铃都不见了!整个寝室就只剩她一个人呆呆站立在那,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害怕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所压制了!
      
    “滴答,滴答……”
    那熟悉的水滴声又一次顺着冷风传来,把刘梦从惊噩中拉出来,恐惧,又一次缠绕在她身上。
    刘梦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走到自己的床前,摸出了一个手电筒。她的手指微微扳动开关,唰的一束光芒有点刺眼的出现在黑暗中,刘梦胆子也稍微大了大。
      
    手电筒光芒在黑暗中不停的延伸,延伸,然后,停顿在了洗衣房门口。刘梦脚步放缓了一下,略一思索,还是迈进了房间。
    “滴答,滴答……”水滴声在里面清脆的响着。刘梦把手电筒往四处照了照,洗衣房里空空荡荡,并没有别的人!她心里稍微轻松了点,可能先前太紧张了吧,幻觉,应该是幻觉。她想。
    水龙头就在她眼前几步远的地方,刘梦脚步微微迈动,却直直的愣在那,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发愣了。在手电筒的光芒下,她总算看清了那水滴,滴答一滴,从水龙头上很快的落在水盆中,这明明是很正常的,可刘梦却呆住了,因为通过那微弱的手电筒光芒,她很清楚的看到,那水滴不是透明的!她的脚步不由朝前移了过去,然后愣愣的停靠在水盆跟前。
    “滴答”,又是一滴“水”落到水盆中,红红的,把本来透明的水盆也染的通红通红。一阵腥味几乎把刘梦熏倒,她惊恐的捂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恐怖的一幕。她终于明白,那并不是水,而是血,是鲜血!
    刘梦的心简直快承受不了眼前的刺激了,她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蹲在地上,嘴巴张了张,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呕不出来。
    突然之间,一只手搭道了她肩膀上,刘梦猛一惊,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手电筒“啪”的一下,很干净利索的砸在洗衣房的水泥地板上,周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那只手没有动,只是搭拉在那。然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回荡在洗衣房中:“你怎么了?”
    听到了那个声音,刘梦稍微有什么药可以治白癜风冷静了些,因为她知道来者并不是什么鬼,而是旧寝室楼的管理员,一个很老的老太婆,她们都亲切的叫她蓝婆婆。
    蓝婆婆那干枯的手把刘梦扶了起来,然后在黑暗中很熟悉的走了过去,把水龙头关上了。
    “蓝婆婆,那水龙头……”刘梦有点紧张道。却被蓝婆婆打断了:“你要不要紧?去我屋里坐坐休息一下吧!”
    她虽然是用询问的口气对刘梦说,手却很用力的拉住了刘梦的手,几乎是把她拖到了那个管理员住的小房间。刘梦被这只干枯而又粗糙的手抓着,心里不由发毛,感觉怪怪的。
      
    蓝婆婆住的房间就在洗衣房的后面,她人虽然已经老了,可走起来却飞快,刘梦差点就快跟不上了,周围很黑,但蓝婆婆好象对这边非常熟悉,不用照电筒就知道路在哪里。
    进了房间,蓝婆婆打开了那盏昏暗的灯,灯光照在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显的很是诡异。
    “要不要喝点什么?”蓝婆婆问。
    “哦……不……不用了……”刘梦说。可蓝婆婆却还是把一杯水有点强硬的塞到了她的手中,刘梦只好接过喝了一口。
    “你去洗衣房干什么?”蓝婆婆有点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刘梦,问。
    刘梦被她看的打了个冷颤,忙把眼神移到别处,道:“没……没什么,我听到有漏水声,想把水龙头去关了!”她的眼神瞄到了蓝婆婆桌上的相框,上面一个清秀的女孩正朝她笑着,当刘梦看到那女孩的眼睛时,一丝熟悉的感觉在她脑海里闪过。
    蓝婆婆看她一直往那照片看,冰冷的声音突然变的柔和了,她轻轻说:“这个女孩很漂亮吧?那是我的孙女!”
    刘梦恩了一声,然后问:“她在哪个学校上学啊?”
    蓝婆婆的手在相片上轻轻抚摩着,嘴唇蠕动,几个字从她嘴巴里迸了出来:“她已经死了!”
    刘梦打了个寒蝉,手不由抖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对不起,蓝婆婆,我不知道……”
    蓝婆婆又一次打断她的话,道:“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对不对?”
    刘梦忙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蓝婆婆没有听她怎么说,只顾自己说道:“她是被几个人杀死的,他们就当着我的面,用刀把她的喉咙割断,让血慢慢的,慢慢的流干!”
    刘梦头皮一阵发麻,身体颤抖着,她润了润喉咙,有点胆怯道:“婆婆……人死不能复生,你……你还是别去想以前那些事了!”
    蓝婆婆那双有点茫然的眼睛看着刘梦,让她不寒而栗,刘梦勉强笑了笑,道:“婆婆,已经好晚了,我……我也该回去睡觉了!”
    蓝婆婆哦了一声,没有动,就坐在那,愣愣的看着那张照片。
    刘梦走到了门口,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看那个女孩的照片,昏暗的灯光下,照片上的女孩也微笑的看着她,刘梦忽然感觉双腿发软,差点就摔倒。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这种感觉。
      
    走过洗衣房,刘梦的心跳又加速,她有点慌张的一路小跑到寝室,寝室里还是一片漆黑,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推开了房门。
    “啪”的一下,寝室里忽然灯光大亮,刘梦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梦住了眼。
    “生日快乐!”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刘梦睁开眼睛,佳佳正拿着一个大蛋糕站在她面前,一脸得意的望着她。
    刘梦还没反映过来,张倩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拉着她的手道:“你这个傻瓜,一定以为我们把你的生日忘记了对不对?”
    刘梦点了点头,她完全被弄的呆住了。
    佳佳笑了,说:“我们故意没把水龙头关上,把你这个傻瓜给吸引出去,然后我们马上去隔壁的空寝室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啦,哈哈,你一定被吓坏了吧?”
    刘梦这才恍然大悟,指着她们道:“哦,你们这群死家伙,原来都是你们在搞鬼啊,把我吓的……唉!”
    张倩拍了拍刘梦的脸蛋,道:“我们的小公主啊,不吓吓你,你又怎白癜风如何治愈么能对这个生日留下深刻的印象呢?再说,下个月我们就要搬到新寝室啦,到时候还不知道是不是住一起呢!”说到这里,张倩的眼睛有点红红的了。
    佳佳忙打圆场道:“今天是小梦的生日啦,别说扫兴话,咦,小玲这个家伙怎么还不来?准备礼物也要那么久啊,肯北京中科曝光定是份大礼!”
    刘梦笑了,道:“那我岂不是很赚?你们啊,真是的,那些红墨水怎么还有腥味啊,搞的我以为是血呢,怎么做出来的?”
    “红墨水?”佳佳有点疑惑道。
    “是啊,就是那水龙头里流下来的嘛!”刘梦笑道,“还装什么装啊?肯定是你们搞的!”
    佳佳看向张倩,张倩慌忙摆手道:“我只在水柜里倒了几瓶黑墨水啊,我想晚上的话,黑墨水跟红墨水看起来颜色都差不多的,所以倒的是黑墨水啊!”
    刘梦呆住了,喃喃道:“可我用手电筒照过了,明明是红色的啊,还有腥味呢……”
    “啪”的一声,佳佳手中的蛋糕掉到了地上,可她没去管,只是很着急的拉着刘梦的手,问:“你确定?”
    刘梦点头道:“我都被吓坏了呢,不会看错的!”
      
    三个人胆战心惊的来到了洗衣房,水龙头早已经被蓝婆婆关住了,可在手电筒的光芒下,还可以看见残留在水盆中那鲜红的液体,腥味扑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优足球论坛 ( 赣ICP备15000807号 )

GMT+8, 2018-12-11 10:55

Powered by 优足球论坛

© 2001-2017 Yzuqiu.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